哈利·波特中文版翻译马爱农:我也没有见过罗琳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4592

    当“哈利”有了更萌的孩子,《哈利·波特》陪伴一代人十年成长的故事似乎画下了休止符。而在中国的哈迷当中,作为七部哈利系列作品的译者,马爱农和马爱新姐妹却被留下了印记。本报昨日专访了《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文版的翻译者、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编辑室主任马爱农。

    翻译费没有那么高

    华商报:作为译者,第一次读到哈利的时候,真实的感觉怎么样?

    马爱农:第一次并没有特别的感触。但是开始翻译的时候只是把它当成出版社交付的一项任务。我是在翻译的过程中才逐步接受和深深喜爱上那个奇幻的魔法世界的。

    华商报:当时想到它会有现在这样的辉煌吗?

    马爱农:我特别想更正一件事,第一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前半部是我和一位名叫曹苏玲的优秀翻译家合作完成的,正是她精湛传神的翻译,奠定了整个“哈利·波特”系列中译本的风格和基调,她对“哈利·波特”的中文翻译功不可没。

    我和马爱新从第二部开始合作翻译了这个系列的绝大部分,刚开始翻译“哈利·波特”时并没有想到它会成为超级畅销书,后来随着这个系列的不断升温,作为译者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我现在也觉得非常幸运。

    华商报:有网友称您凭借哈利·波特已经赚了上百万,真的吗?

    马爱农:没有这么多,我们基本的是千字六十块,哈利系列能高一点,但也是正常的翻译费。对我来说,更多的是精神的满足。

    民间翻译很让人感动

    华商报:你们是两个人翻译,有网友猜测 “当累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偷懒”。

    马爱农:两个人共同翻译一本书有利有弊。利在于可以缓解时间的压力,而且对于哈利·波特系列这样充满神奇想象的作品,许多译名和内容可以集中两个人的智慧和想象,找到更加贴切传神的译法。

    华商报:有一个名叫“霍格沃茨翻译学院”的民间翻译组织也一直在翻译哈利系列,您关注过他们吗?

    马爱农:我没有看过他们的版本。对网上翻译“哈利·波特”我早有耳闻。特别是在翻译第六本和第七本的时候,许多人跟我说网上有译者每天更新译文,速度很快。我觉得这种现象可喜,说明许多人都在关注“哈利·波特”丛书。

    华商报:现在当红的哈利7,您看了吗?电影和中文翻译方面有差异吗?在电影的中文版本中涉及到翻译的问题,电影方面会找您求教吗?

    马爱农:“哈利·波特”电影,我没有全看,只看了第一、二、三部,觉得画面非常好看,魔法和神秘的色彩很到位。前两天刚看了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七下”,同样感觉场景设计非常壮观。电影的中文翻译我们没有参加,但是其中人名物名的译法大都参照了我们的译文。

    华商报:很多人说看哈七后,感觉哈利离开了,有一种失落感,您有这种感觉吗?

    马爱农:老实说,翻完哈七我当时并没有这种感觉,但这次看哈七电影时,被他们现场的情绪感染,我仿佛也突然觉得哈利结束了,有了一种失落感。

    华商报:在这次翻译中,您也会被质疑,比如第一部魔法石的中文版非常薄,有哈迷认为没有翻译精细,一般听到哈迷的质疑您会怎么调节自己?

    马爱农:《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相对较薄,是因为原书字数就少,是这一系列中最薄的一本。我们在翻译中并没有漏译或随意删减。(记者 刘慧 采写)

    揭秘篇

    “我也没见过罗琳”

    马爱农说话很委婉,声音透着亲切,和儿童文学很搭。虽然翻译了七部哈利系列作品,但她说:“我也没见过罗琳。之前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是我参加法国巴黎举行的《哈利·波特》翻译大会,当时全世界十几个语种的《哈利·波特》翻译者聚集在一起交流,有请过罗琳但她最终没有来。”在马爱农看来,“她将自己保护得很好,一般不参加活动。”

    在翻译中,各国的翻译者可能都会遇到翻译难题,有时会相互请教。但如果大家对罗琳要表达的意思都拿不准,就会派代表跟罗琳联系,询问她的真正意图。主要是在翻译第六本的时候,当时“群”里交流比较活跃的是犹太语译者和日本语译者。比如,他们曾就书名的译法,通过代表去请教罗琳女士,因为英语书名翻译成其他语言,会丢失一部分含义。后来罗琳提供了另外一个候选书名——《哈利·波特与神秘王子》。

    “蒙古的哈利当时只出了一本”

    跟马爱农聊到她参加的翻译大会,她笑着说:“我们在巴黎有三天的会议,各个语种的译者都带着自己的版本,一块拿出来讨论,挺有意思,有的国际版本很精致,比如日本的版本,有的相对简单,装订也粗糙一些,比如伊朗,我们都用英文交流,说说对人物的理解,发表本国哈利系列的出版情况,还开大会。”不过最有意思的是,马爱农当时看到的蒙古哈利系列只出了一本,“跟他们的经济环境可能也有关系,他们好一点的家庭可能直接看英文版了,剩下的很多可能都没有受过教育,所以当时就只出了一册。”

    “哈利感觉像受宠的孩子”

    马爱农喜欢罗恩,因为他有点笨,总是犯错惹祸,但很真诚,也喜欢双胞胎,因为一出场就能带来快乐,她说每当翻译到他们的部分就感觉很愉悦。因为马爱农有一个女儿,所以她也很喜欢赫敏,“赫敏的电影演员选得很好,有灵气,看第一部的时候我就觉得和我想象中书里的感觉很像,她的聪明在第一、二、三部中体现得很好,可惜在第六、七部中,光芒暗淡了。而哈利的演员与想象的有差距,在我心里他应该更瘦弱、苍白、忧郁一些,但他很漂亮,丰满的脸颊,更像在家里受宠的孩子。”

    “我女儿的同学要签名”

    当马爱农翻译完第七部哈利系列时,女儿还小,但现在女儿已经可以跟她讨论作品里的人物了,当问女儿为她骄傲吗?马爱农笑着说:“她挺骄傲的,她的同学还会托她回家拿签名。”

    马爱农曾说她不是狂热的哈迷,“我们社里的一些资深哈迷,很多是我们的编辑,他们对哈利系列书比我还了解和熟悉,有时候我翻译过之后,有些内容想不起来,还要去请教。(笑)”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