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着翻译的轮椅斗士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236

     “他过于活泼,他喜欢搞怪,还很调皮……”在老师郭新枚眼里,陈竞麟这样的孩子很难符合学校挑选志愿者的标准。作为一个即将成为初三毕业生的孩子,他却选择了当大运志愿者。

  抱着试一试态度,郭老师接受了这个调皮男孩的申请,他给陈竞麟分配的任务是龙岗布吉公园U站十字路口的值日生。“我真没想到这个孩子可以在志愿者这个身份上做得如此出色。他每天都是在汽车尾气的刺激下服务大家。别说一个孩子,任谁站久了都受不了。但他从没抱怨过,每天都是神采奕奕地第一个来,精神抖擞地最后一个离开。”

  陈竞麟说第一天穿上工服,他在镜子面前站了许久,摆了很多的POSE,“我就对着镜子做暂停的手势,还反复练习帽子下横眉严肃的申请。哈哈,每次想起这顶帽子,我都有说不完的话题。”这顶橙色的帽子是他只愿服务的见证,在结束了第一天志愿者工作后,他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么一段话:如果有一天我的朋友问我,“小子,你当过义工吗?”我可以自豪地大声说,必须的。我一定要好好跟他们说说这段经历,这些日子将被永远沉淀在橙色的回忆中。

  董明是志愿者团队中最特别的一个,每天坐着轮椅穿梭在赛场间的她负责排球和跳水两个场馆的新闻媒体接待、礼宾接待和志愿者心理救援三个岗位的工作,见过她的人都会被她甜美的笑容打动。今年已经25岁的她是专程从湖北赶来为大运服务的。上岗前,她通过网上报名,然后经过面试、复试、培训的层层考验后如愿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大运志愿者。看着自信、阳光的她用娴熟的英语和日语为贵宾翻译,用自己的专业为来者做心理咨询时,谁能想到她曾有着一段那么不平凡的经历。董明曾经是一名跳水运动员,9岁时的一次训练中为避让队员,不幸摔成了高位截瘫,并丧失了语言功能,医生曾给她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但她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卧床十年,不能说话,下床,却以顽强的毅力自学了从小学到大学的课程,掌握了英语、日语,并拿下了高级心理咨询师证书。“

  “我那时仅剩下灵魂是活的,我不能让它成为我痛苦的源泉,而是应该让灵魂来拯救我。”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的志愿者之路从2001年开始,到2005年初步康复能够坐上轮椅,她陆续参加了汶川震后心理辅导,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的志愿服务,还注册成为一名终身志愿者,为公益事业服务。

  来到深圳,董明每天至少服务12个小时。有时候因为行动不便会带来麻烦,她工作起来也特别吃力,但在她看来那也是一种快乐,“如果大家都用一颗热心和爱心想着别人,那么世界上就将多很多快乐。”

  大运赛场还活跃着很多UU,比如七星湾的小伙子们。有帆船比赛的那些天,他们每天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每天负责帮各国运动员拖重达50公斤以上的帆船帆板。不仅如此,他们每人还要熟记多达131页的竞赛规则,还有一本95页厚的规则案例分析和一本20页以上的级别规则。等到帆船比赛全部结束后,你会发现这些小伙子的手上和胳膊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疤和瘀青,那身工服上也都是脏兮兮的,但他们却是快乐的,因为他们给为深圳大运会带来了不一样的精彩。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