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译员的翻译稿费那么低

日期:2015-11-20 17:00:00    阅读:1379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的小编为您整理了,为什么译员的翻译稿费那么低,希望希望译员有所帮助。前几天有朋友谈到翻译稿费低的问题,让我突然想到孙仲旭。孙仲旭曾经翻译过《麦田里的守望者》、《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等著作。几年前,孙仲旭曾投文某报纸,从反讽的角度揭露了目前一些出版社及民营图书公司克扣译者稿费的做法,名为《如何剥削译者》,但由于某种原因,没能在报纸上发表。去年,他因抑郁症轻生,引发了舆论发出“保护译者,保护他们的权益”的呼声。
有人将翻译稿费低归咎于体制,阴谋论式地认为是体制不想传播知识,所以才压低了翻译的稿费。还有人认为,不仅仅是大制度过分贬抑的问题,还因为个别出版社迎合市场,忽视文化,不尊重翻译家,开出极低的价格,肆意盘剥他们的劳动。微博上就有人这样写道:“最大跌眼镜的是三联沈昌文在接受采访时炫耀说,他喜欢找老翻译家,因为这些人都不好意思讨价还价。”
这些看法都有一定道理,但并不是翻译稿费低的根本性原因。
目前出版社给出的翻译稿费的确很低,英译汉,一千个汉字的价格仅仅在100多元,甚至几十元。按去年去世的优秀的青年翻译家孙仲旭在一篇文章中所提及的价格,一个优秀的译者大致在50-70,而用在校学生的时候,甚至只需15元。
但是,中国大部分媒体、出版都已经市场化了,按市场价格给出价格,也是天经地义。即使从道义上来看,这种行为也处于模糊边缘。因为这与在市场上买菜,或者请工人搬家讨价还价并无太大差别,那些指责出版社的人,在菜市买菜的时候,也会与菜贩讲价。
与翻译稿费可以做一个对比的是原创性稿件的稿费。现在知名的小说家,或者网络小说作家,依靠版权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即便是在传统媒体上写稿,评论、专栏千字300-400元的价格已经算很低了,但比起翻译的稿费,还是高了一个档次,可支撑起一般的城市生活。
所以,事情不在于出版社的道德水平怎么样,而在于出版社为什么敢于这么厚此薄彼?为什么这种对作者“残酷压榨”的现象没有出现在小说与专栏、评论领域?北京天译时代的小编为您整理了以下原因。
首先,翻译市场是缺乏竞争的。出版社看中一本书后,与作者谈下版权,在大陆范围内就具有了排他性的权利。这个时候,无论翻译质量如何,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自然没有动机去提高翻译质量。
其次,提升翻译质量本身就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苦活,如果用经济学的概念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边际效用非常低。
英译汉市场,是一个门槛不高,但天花板却非常高的市场。一个英语6级的人,就能借助工具书,进行翻译。现在有了电脑,人工智能也在不断提升,效率就更快了,有些不负责的翻译公司在完成低端业务的时候,甚至是直接在Google翻译的基础上进行修改。而一个好的译者,在传递那些字里行间的意思的时候,反复推敲琢磨,所需要的资历与脑力都不可同日而语,从能翻译,到翻译的非常好之间,差距非常悬殊。
但是,遗憾的是,这一切,读者却很难体会得到。读中文版本的读者,一般不会已读过原版,处于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之下,很难从原著作者的意图、字里行间的潜在含义等角度对翻译质量做出判断。读者能判断的,仅仅是语句是否通顺,是否流畅。而且,即便连通顺、流畅都达不到,语句拗口,但汉语毕竟是读者的母语,阅读过程的顺带除错能力高,因此对译文质量的包容性也高,一般不会产生较大的抱怨。这就意味着译文的质量并不会对出版社产生太大的压力。
著名文学翻译家王智量曾谈到,他翻译《屠格涅夫散文诗》,稿费本该是按行数计算,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一个出版社编辑却只肯按字数给他千字20元的稿费,不到4万字的书,王智量总共才拿了600元稿费。
王智量家里墙上挂着的屠格涅夫画像,旁边有其散文诗中的两句话:“你想要幸福吗?先得学会受苦。”用俄语饱含深情地念完这两句话后,王智量自嘲道,按那家出版社给我的稿费,译这一句话,我只能得两角钱!王智量曾自嘲,他一天能翻译20行就不错了,才70元,还没有住院时医院的护工阿姨工资多。
文学翻译可以说是提升翻译质量边际效用小的典型例子。文学翻译所需要的背景知识、文学修养,无疑需要长期的积累,但最终体现的效果,却很难有客观的标准。“僧推月下门”与“僧敲月下门”苦苦推敲的意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领会的。再加上,很多中译本仅此一家,读者就更无法比较了,比如,王智量他翻译的狄更斯《我们共同的朋友》是目前唯一的中译本。
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原因是,随着全民英语水平的提高,很多译者本身或出于兴趣,或由于工作,本身就需要通读原文,翻译对他们而言,就只是一件附带的事情。毫无疑问,他们的要价会更低一些。某种程度上说,正是这样出于兴趣或顺带的业余译者,拉低了整个翻译行业的价格。
所以,翻译市场上,好的产品,文化价值非常高,社会效益非常高,劳动成本更是非常高,但遗憾的是,市场价值却注定很低。市场本身存在失灵,而且,这种失灵相当顽固,这个问题在短时间内很难有根本性的改变。但是,这也并不是说不能作出一些改善的努力。
北京天译时代英语翻译公司表示,总体上看,出版社能够压低翻译费用,是因为关于翻译质量的信息的评估与传递是缺乏效率的。那么,促进翻译质量信息的传递,就能帮助市场信息透明,从而提高优秀译者的报酬。比如,译者一定要强调自己的署名,打造自己的品牌。相关的行业协会也可以通过一些网站、微博账号、公号来收集读者对外文翻译书籍的翻译质量的评价。还可搞一些奖项,或者用类似“金酸莓奖”的形式,对翻译质量极差的出版物做出批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