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大奖赛翻译很清闲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4904

算上前世界冠军诸宸,共有6位中国国际象棋女棋手参加了正在深圳举行的“雪花杯·深圳特区报”国际棋联女子大奖赛,这恰好占据了参赛总人数的半壁江山。有趣的是,组委会并没有为中国棋手配备专职翻译,除了90后小将谭中怡偶尔需要兼职翻译救场外,其他5人都可以直接用英语与新闻官沟通。

阮露斐曾做全队翻译

在6位以汉语为母语的参赛棋手中,现代表卡塔尔参赛的诸宸可以说非常地道的英语。英语是她和丈夫的“共同语言”,“我们谈恋爱时就用英语沟通”,英语好也是自然的。此外,留美博士阮露斐也可以轻松自如地进行英语“脱口秀”。

“我很清楚地记得2007年中俄对抗赛时,中国队没有带翻译,就是我做的翻译,大家对我的表现还都挺满意。”阮露斐说,“队伍出发前,叶老师(叶江川)告诉我,‘这次比赛没有另派翻译,就是你了。’一开始我还挺紧张,还带了电子词典,后来发现什么都不用。”

当全队翻译的经历中,阮露斐遇到一个非常和蔼的俄罗斯老人,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和鼓励,这位老人就是俄罗斯方面负责跟中国队接触的官员,他特别耐心地跟阮露斐交流,还纠正她的一些语法问题。即使她有时因紧张而表达的意思怪怪的,他也会很耐心地听。

总结自己的经验,阮露斐说,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敢于开口。“我其实是比较内向的人,不太愿意开口。我的英语口语一直比不过我的听力、阅读和写作”。

90后棋手口语都不错

诸宸和阮露斐毕竟有海外生活的经历,英语口语好也是理所当然的。赵雪和两名90后小将侯逸凡与居文君如今也都可以不通过翻译,直接用英语与新闻官沟通。在这次国际棋联大奖赛深圳站的比赛中,新闻官卡洛维奇是退役的乌克兰女子特级大师,她可以非常流利地用英语或俄语与各国棋手沟通,不过她并不会说汉语。

对于卡洛维奇用英语提出的问题,赵雪说这其实都挺简单。“虽然我的英语并不算好,但是像这种简单的关于棋的问题,还是可以回答得让对方明白,一点也不难”。由于赵雪经常外出参加类似的高水平比赛,对这种没有翻译的场面早就见怪不怪了。她说,很久以前她曾经有意识地通过学习加强自己的词汇量,“现在已经不用做这方面的准备了”。

对阮露斐、赵雪这样的80后棋手来说,英语读写能力一般要好于听说能力,这也是国内80后学生的一个典型特点。相反90后棋手的特点是听说能力要更加突出,侯逸凡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我的口语和听力相对好一些,要是考试的话,阅读理解和写作会稍差一些”。侯逸凡只有17岁,可是因为成名太早,在四五年前她就开始尝试用英语应对提问了。“当时英语并不是特别好,身边的很多朋友就对我说,你一定要加强英语学习”。后来侯逸凡上了新东方的英语课,现在她在各种大赛场合可以自如应对新闻官的问题。

另一位90后棋手居文君用英语回答问题总能让新闻官很满意,而且她也可以用英语与对手拆棋。居文君学会英语的经验是经常看美国或欧洲电影,“尤其是配中英文双语字幕的,另外我也很留意英文棋书和杂志上的一些关于欧洲棋手的采访,看她们都是怎么回答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