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外教翻译的尴尬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8385

国足外教翻译的尴尬

  翻译,第一次在国家队外教执教中成为了焦点和争议点。事实上,周毅仍只是大家对国足成绩一再失望的又一个新的发泄出口

  本刊记者/唐磊

  11月11日,中国队将和伊拉克队再踢一场,这是2014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20强赛A组第二轮循环,如无法取胜,中国队就几乎告别巴西。

  生死大战前,卡马乔会征召哪些队员,能有什么新战术,这些核心问题都在国家队第三次集训前被另一焦点取代——翻译。

  从8月底,卡家军第一次集训开始,球员、媒体对国家队新任西班牙语翻译周毅就有些许不满。随着国家队战绩下滑,翻译问题成为热点。说法有二:周毅水平不行;五个外教配一个翻译不够。

  大家都反映翻译不行、不够,如果确实如此,为何总得不到解决。

  “不懂专业术语”

  练定位球攻防,卡马乔要求防守队员在角球开出的一刹那,集体向前跑。翻译周毅传达的中文是“往前站”。

  角球发出,卡马乔立刻叫停,生气队员为何不按吩咐的跑。队员也很无辜。

  卡马乔上任集训伊始,不断有球员、媒体公开质疑翻译周毅的翻译水平,卡马乔的指令经他翻译后,和原意常有出入。于是,训练场上,在葡萄牙联赛效力时曾与卡马乔共事半年的国脚于大宝常常成为“传声筒”。

  “我也不知道他和球员们都说了些什么,我们知道他以前没有从事过足球的相关工作,关于足球的词汇并不丰富,我不知道他的传达是否和我的要求一样。”卡马乔曾对西班牙媒体说。

  1986年,9岁的周毅移民阿根廷,能讲流利的西班牙语。但熟悉两门语言和当好翻译是两回事,更何况在运动队里当翻译,会碰到很多战术术语。

  “他没干过足球,对足球术语不了解,只能按原意直译卡马乔的话,大家听不懂”,这是8月底第一阶段集训时,很多队员的感受。

  “他一开始翻译的和足球语言不协调。他照原意翻译全了,知道他说什么意思,但这些话不是足球圈里的说法,队员反而不明白。”《体坛周报》记者傅亚雨一直跟踪报道国家队,他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说,“比如抢圈练习,周毅翻译卡马乔的指令‘四打二’,队员一头雾水。后来卡马乔学了简单的中文,直接说‘四二’,队员都明白主教练是让大家四抢二,而周毅仍没弄懂。这是行话。”

  周毅说自己是忠实的河床队球迷,对于在阿根廷长大的男孩来说,这不稀奇。指望一个普通球迷能熟知运动队里的战术术语,太不现实。但作为运动队翻译,掌握该运动项目两门语言的“行话”却是必须的。

  郑诚是中国男篮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的翻译,辅助时任主教练尤纳斯近4年,各界好评如潮。

  面试那天,郑诚被直接带到中国女篮的训练场,客串翻译。郑诚很出色地完成了。“面试前没有特意准备过。但我从小打篮球,还去过西城区体校针对业余爱好者开办的暑假班训练过。”郑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对球队正规的训练、比赛有概念。这对后来的翻译是有很大帮助的,如果自己不明白,就谈不上翻译。”

  经过一次次训练比赛,郑诚对于尤纳斯的战术要求慢慢烂熟于心,这使他的翻译既准又快,他的中文前半句说出口时总是押着尤纳斯的英文后半句,很连贯。

  “比赛、训练中多是纠正之前的问题,出现问题,我也会看到。他说第一句,我意识到我看到的是和教练一样的问题,我大概就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了。”郑诚对记者说,“比如球队防挡拆,被对手破掉,我觉得可能是内线球员出击的角度不够。先听教练说,如果是,那就是要纠正这个了。‘角度应该是什么样的,弧度有多大’,他说前一半(问题),我就应经能知道后一半(对策)是什么。”

  翻译对战术知识的理解,对球队运转的重要性可见一斑。经过多年球队翻译的历练,目前郑诚已成CBA联赛东莞新世纪篮球俱乐部的助理教练。

  9月30日,国足在卡马乔带领下第二次集结集训。这一阶段,球员开始感觉到周毅的变化:战术术语掌握更熟练,嗓门更大了。

  如何当“桥梁” 

  卡马乔满头是汗,汗水从腋下渗出衬衣,形成一块大印记,他在场边向队员呼喊着,手舞足蹈,这成了他指挥比赛时固有的形象。

  而在卡马乔身后,周毅在替补席上坐着,只是时而站起来吼几句。20强赛1胜2负,有人说周毅太懒,不和卡马乔一起喊,队员怎么能听懂指令,比赛怎么打好。

  按比赛规则,赛场边的指挥区域只允许一人站立走动。在对阵新加坡队时,周毅曾尝试站在卡马乔身边,遭到第四裁判警告。

  “这个问题被大家夸大了,把莫须有的压力给了周毅。”《体坛周报》记者傅亚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几万人的场地,要想听清教练的喊话,不太可能。教练指挥多是用手势。而中场休息更衣室里的战术布置,球员没有反映周毅翻译得不行。”

  篮球场上也有类似的规则。中国男篮前主教练尤纳斯喜欢在场边来回走着指挥比赛,有时远离替补席一侧,翻译郑诚时常听不清尤纳斯喊什么。为了保证清晰传达主教练指令,又不违反规则,郑诚选择一直蹲着或单膝跪在场边,并随着尤纳斯的走动猫着腰小跑。“离太远听不清楚,又不能太近,我蹲着怕绊倒尤纳斯。”郑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着自己的对策,“很无奈,单膝跪地,那么长时间,很痛苦。”

  而翻译做的不仅仅是这些,在球场外,他更像外教的帮手,在陌生的国度,外教需要有人帮他打理许多琐事。

  浴室水温高低、卫星电视要包括哪几个台、几点司机来接……尤纳斯找郑诚帮忙,事无巨细。“这是一个每天24小时,每周7天的工作,4年中我的手机从来没关过。”郑诚说。

  9月,为了租房子的事,卡马乔和足协“闹”了一阵子。足协强调,足协有租房标准,因细节规定不细致,导致误会。卡马乔则强调自己对住房的标准,最终自补差额。

  尚不知在这件事中,翻译周毅是否起到了沟通作用,但外教翻译显然要做到事无巨细都要顾及。

  “历任国足翻译,同时期的表现,周毅不算差。从球队内部来说,周毅不是个障碍。周毅目前干得不赖,虽然和期望值还有差距。”傅亚雨多年来跟踪报道过多位外教带领的中国男足,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别的教练上任有很长时间的准备期,卡马乔一上来就是大赛,决定生死,导致周毅受关注程度更高。谁都要有个适应过程。沟通交流不是那么简单的,翻译要不断磨合。”

  翻译不是问题症结

  卡马乔上任伊始,中国足协开始招聘西班牙语翻译,但没选中合适的。

  刚到中国,卡马乔带着翻译,但足协认为该翻译有体育媒体背景,在国家队任职不妥。起初,中国足协找了一名翻译,用了几天,没有得到卡马乔认可。

  在翻译招聘的过程中,卡马乔本人没有参与。而中国队上一任西班牙翻译虞惠贤则是主教练米卢亲自参与面试的,在通过考试的翻译中,米卢面试了四五个人后,定下虞惠贤。经过磨合,主教练和翻译配合得很好。

  从施拉普纳开始,足协用的翻译都尽量选自系统内部,实在缺人,才对外招聘。出于中国足协的考虑,不希望翻译不断向外泄露球队的秘密,特别当外教的行事方式和中国国情发生分歧时,足协不希望外传造成矛盾公开、激化。

  通过中国足球协会直属国企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的关系,足协找到了周毅。

  “我一直是很同情他(现在的处境)。他当时就是被抓差帮忙的。”周毅的一位朋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火箭队球员斯科拉签约安踏、阿根廷国家男篮签约李宁,都有周毅的功劳,任国足翻译之前,他是一名混得不错的体育经纪人。

  可经纪活动不似球队翻译那样要求专业,也不至于暴露在镁光灯下,这点是周毅自己都没想到的。

  “对于中阿(阿联酋)之战,你希望取得什么样的热身效果?担心济科(伊拉克主教练)会出现在看台上吗?”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卡马乔。

  问题的本意是问卡马乔是否担心济科的侦查。

  周毅这样翻译“中阿之战你希望取得什么样的比赛结果”。

  这样的场景有好几次,这引起了媒体的不满。

  “媒体希望卡马乔说得多一些,语言比较精彩,这点对翻译要求就比较高,比如卡马乔的语气情绪怎么样,都需要翻译传达。这方面对翻译两种语言要求都非常高。周毅西语没问题,中文在这么复杂的表述面前,我觉得他是有点吃力的。”《体坛周报》记者傅亚雨说,“媒体恰恰要求:一、尽量多的信息,二、表达出卡马乔语言的精彩度来。这个要求也不过分。现在记者和周毅的交流还很少,大家在相互熟悉的过程。”

  “向媒体翻译,确实和对球员翻译不一样,显而易见。场上是指令、解释,比较简短,逻辑关系简单。采访的问题较复杂,要让他一口气说完,表达清楚,我就要记很长的说话内容,对记忆和整理的要求很高。”前国家男篮翻译郑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尽可能原汁原味翻,文字意思除外,还有情绪,要尽可能还原。这时翻译需要一些演技。没有真实的情绪做后盾,要表达原意比较困难。”

  丰富的中文表达,恰恰是周毅的软肋,在媒体的放大下,加之现在战绩不佳,国家队翻译第一次成为焦点。但他绝不是这支球队战绩欠佳的症结。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