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法院手语翻译人才稀缺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5511

    3日,记者从南昌基层法院获悉,自2007年至今,聋哑人犯罪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平均每天有两人(团伙)因犯罪走上被告席。

    为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利,体现司法的人文关怀,法院开庭审理聋哑人案件时,都会邀请手语翻译人员作为陪审成员一并出席。然而实际上,因为专业翻译人才稀缺,多数手语翻译人员因能力水平有限常应付了事,导致部分聋哑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被忽视。

  背景

    聋哑人犯罪逐年攀升平均每天两起

    今年4月份,程康(化名)从上饶老家来南昌讨生计。本想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养家糊口,然而因为没有专长,程康找工作时屡屡碰壁。

    5月份的一天,程康在八一广场遇到了几位同是聋哑人的外地人。当程康大倒苦水说找工作太难的时候,其中一位聋哑人说,他们有很多活,需要人手并邀请程康入伙。

    令程康没想到是,这些聋哑人所谓的活就是扒窃。虽然知道是犯法的行为,但当程康拿到第一笔提成时,他决定以身试法。不料,三天后,程康被人抓了个现行。现在等待他的将是法院的审判。

    “今年1~10月份,我们法院共受理275件聋哑人犯罪案件,几乎平均每天都有一起这样的案件。”3日,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书记员告诉记者,自2007年至今,聋哑人犯罪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

    从事法院庭审手语翻译已25年的杨铭芝女士告诉记者,近15年来,聋哑人犯罪不断攀升。“在2007年、2008年、2009年达到了最高峰。平均每天有两起。”记者从法院了解到,这些聋哑人的犯罪类型主要以扒窃为主,更有甚者从事摩托车飞车抢夺。

    此外,杨铭芝还告诉记者,近年来,聋哑人犯罪人数当中的女性比例也不断上升,占30%。现象

    聋哑被告人法庭受审翻译人员成焦点

    “本月7日,我们法院会开庭审理一起聋哑人犯罪案件。届时我们会邀请杨铭芝女士当翻译人员。”东湖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告诉记者,为了完结审判程序,每当法院开庭审理聋哑人案件时,都会邀请手语翻译人员作为陪审成员一并出席。

    东湖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刘国华说:“因为我们不懂手语,无法与当事人(聋哑被告人)进行畅通的沟通交流。这个时候,手语翻译人员就成了整个庭审过程最重要的角色。

    据介绍,手语翻译人员是由法院出钱到残联或者聋哑学校聘请的兼职工作者。杨铭芝告诉记者:“我们翻译人员每出一次庭的工资为100元人民币。”

    “庭审时,我们会将基本案情通过翻译人员向被告告知,并通过翻译人员了解被告对于案情的陈述及辩解。”刘国华说,因为法官手中有卷宗,因此整个庭审局势由法院掌控。但与案件相关的细节全由翻译人员代言。困局

  手语人员紧缺法院庭审秩序受阻

    “南昌的手语人才很少,导致我们的庭审秩序经常被打乱。”刘国华说,涉及聋哑人的案件一般的审限为一个半月。但由于翻译人员数量太少,并且这些翻译人员也忙于其他事情,经常会出现延后审理的情形。

    据东湖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介绍,因为类似情形常有发生,以至于法院的案件审理排序经常被打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他案件的审理工作。”

    杨铭芝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正在北京出差,“前几天,东湖法院本来有一件案件要我去当翻译,但因为实在太忙,只能让法院延后到本月7日。”据杨铭芝介绍,退休后的她比以前更忙,经常出差。

    “手语人员紧缺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我们东湖、西湖法院,整个江西的基层法院都存在。”刘国华说,据他了解,全国各地也都存在手语翻译人员紧缺的现象。

    这一事实通过杨铭芝得到了证实。据杨铭芝介绍,除南昌市四县五区的基层法院外,她还经常被省内其他各地市法院,甚至是省外的杭州、嘉兴、珠海等地法院邀请当翻译人员。“现有的手语人员远不能满足法院庭审需求。”

    专业翻译人才稀缺被告权益难获保障

    “更为重要的是,专业翻译人才稀缺,部分省大约只有一到两名。我经常出差的湖北、浙江、福建等地更是如此。”杨铭芝告诉记者,多数手语人员大多抱着应付了事的心态,只是简单地表达双方的意思,对于专业的法律术语以及当事人的心态和情绪往往是一知半解,甚至会糊弄过去,而不管被告的真实情况和真实想法。

    “这样的翻译会导致部分聋哑被告人的权益保障被忽视。”刘国华说,翻译人员需要懂得专业法律知识,这样才能准确传达给被告,从而使我们法官准确获知被告的真实想法,以便作出合法又合理的宣判。

    刘国华举例说,如果被告因为身体或者其他客观原因难以执行刑期,而翻译人员又没有在庭审时准确传达给主审法官的话,被告的权益就难以得到应有的保障。

    对此,杨铭芝也表示赞同。她说:“非专业翻译人员因为缺乏专业的法律知识和纯熟的手语技巧,难以达到真正的沟通效果。”同时,杨铭芝还表示,诉讼翻译人员如果无法准确传达法律的威严,也会导致被告人忽视犯罪的后果及代价。探因

    多数翻译人员交流方法停留在书本上

    “导致出现这样的困局的原因除了翻译人员不精通相关法律知识外,最重要的是翻译人员的手语交流方法大多停留在书本知识层面上,无法真正透过被告的手语了解其内心的想法。”杨铭芝分析说。

    杨铭芝告诉记者,聋哑人对于事物的理解与常人不同。而且随着电脑、手机的普及,手语语言也在不断创新和丰富。“聋哑学校的手语课程只是基本的理论知识,在实际操作中,多数聋哑人会稍作变化或者按照约定俗成的手法进行交流。”

    杨铭芝介绍,她自16岁开始至今,服务和帮助过的聋哑人达数十万人次。“只有在不断实践和接触的过程中,翻译人员才能真正达到无障碍交流。”建议

    建立手语人才共享库

    据杨铭芝透露,南昌的聋哑学校曾经举办过针对公检法系统工作人员的手语培训班,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是因为公检法系统工作人员学后不常用,最后忘记了基本的手语。”杨铭芝说。

    那么,社会上的翻译人员为何总是达不到法院庭审时需要的标准?杨铭芝说,除了她上面所表述的照本宣科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翻译人员没有把诉讼翻译当成一番事业来做,并真正融进聋哑人的圈子。此外杨铭芝建议,有志于从事聋哑诉讼翻译事业的人员必须自学并进修专业法律知识。

    刘国华认为,要尽快在市级乃至省级建立相对完善的手语人才库。他说,南昌应将有限的手语人才进行资源整合,实现手语人才资源在全市乃至全省范围的共享。并通过先由有关组织推荐,后由法院组织专家进行培训考核,最后对考核合格的人员颁发手语人才证书等流程,完善手语人才的选任程序。

    此外,刘国华还表示,看守所和监狱等羁押场所也可以通过手语人才共享库借助翻译人才对聋哑罪犯进行畅通的教育改造,从而降低聋哑罪犯的再次犯罪率,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