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文学翻译家哈依夏·塔巴热克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486

  当我们从翻译的文字中了解到一个民族特有的优秀文化,并从中汲取到有益的人生营养时,我们会不由得从心底升起感激之情,感激用心灵写下那些文字的作者,同时更加感激将那些文字翻译成我们能够看得懂的文字的翻译者。那一刻,我们会清晰地意识到,翻译是一座桥梁,有了这座桥梁,一个民族的优秀文化就能传播到更多人的心里。文化需要积淀,文化同时需要传播。在传播的过程中,一个民族的优秀文化会将养育了一个民族的生命真谛讲述给更多的人,更大程度地释放出它璀璨的精华;同时在释放其精华的过程中,自觉地将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充分吸收。文化在传播的过程中,让更多的人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让人们在更广阔的思维和情感空间里看待人生,感悟生命。让人们在更加透彻地理解人生的基础上为这个世界抒写更多和谐的篇章。最终的目的是让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人群中。

 所以,翻译,是一个美好的职业。今天我们要为你讲述的就是一个翻译家和她的团队的故事。一个为翻译事业孜孜以求的人,已经足够我们尊重,一个带领一个团队、为翻译事业的未来倾尽全力的人,值得我们为她投去深深的敬佩的目光。她,就是新疆文学翻译家、新疆天穹文学翻译中心法人代表哈依夏·塔巴热克。

  “一个人光有文化不行,还要有文化自觉。”哈依夏·塔巴热克说。

  今年54岁的哈依夏·塔巴热克是新疆天穹文学翻译中心的法人代表。2008年,她牵头成立了新疆天穹文学翻译中心,从全疆各地招来一批老中青翻译人才,开始系统、规范地将哈萨克民族民间文学经典作品翻译成汉文,同时将汉民族的文学经典翻译成哈萨克文。三年多来,该中心翻译的各类文学作品已达36部。

  像图书馆,更像家

  位于昌吉市一角的新疆天穹文学翻译中心比想象中的要气派,像一个图书馆,更像一个温暖的家。中心里的十几个工作人员有专职的也有兼职的,都是散布在全疆各地的优秀文学翻译工作者,哈依夏·塔巴热克清楚地知道他们每个人的长处。翻译中心接的活很多,大家都很忙,但再忙,谁都不愿意错过每周的学习日,哈依夏·塔巴热克的办公室也是会议室,一块白板上是大家上周探讨时写下的语法。

  “平时,大家各忙各的,遇到问题都记录下来,学习日时提出来大家共同商讨。”哈依夏·塔巴热克说。她是这个家的家长,她比别人更忙,但再忙,每天中午,她都要给大家做一顿饭。

  28岁的包拉提·扎尔汗拜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现在是翻译中心的主任,这个阿勒泰小伙子吃住在翻译中心,在这里实现着他的梦想。在过去的两年中,他从哈依夏·塔巴热克身上学到了很多,而哈依夏·塔巴热克也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他,不仅在生活上关照他,更在翻译工作上为他倾注了满腔的热忱。

  一本译作给读者的震撼

  去年9月,由哈依夏·塔巴热克翻译的《最后的猎人》出版了。这本书的作者名叫努瑞拉·合孜汗,1951年出生在阿勒泰一个猎人的家中,出过几本诗集和长篇小说《猎人的故事》。努瑞拉·合孜汗用哈萨克文创作,读者的范围很有限。

  哈依夏·塔巴热克决定将《最后的猎人》翻译成汉文。她就这个想法与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的编辑武红进行了沟通,并把自己翻译的其中的一些片段拿给武红看。

  “哈依夏·塔巴热克翻译的《最后的猎人》中的那些文字呈现出的是一个不被我们熟悉,却深深打动我们心灵的细节,其中的许多话语和情节都含着深厚的人生哲理。”武红说。后来,这本书进入了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策划的《羊皮鼓译丛·新疆少数民族作家优秀作品汉译本》第四辑。

  武红任这本书的责任编辑。编辑的过程中,她一次又一次被打动,那些过往的岁月,那些哈萨克族人的生活细节和人生态度,一次又一次地被自己熟识的汉文字所呈现。通过《最后的猎人》,她领略到了哈萨克民族如诗般的心灵,也了解到了他们生活中那些对她来说陌生的一面。她感谢作者,她更感谢哈依夏·塔巴热克。她说:“如果没有哈依夏·塔巴热克的翻译,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一些人的记忆中,还留存着这么打动人心的东西。”

  一次,青年作家李娟到武红办公室谈事,看到她桌子上摆着的正在编辑中的《最后的猎人》书稿,便随手拿起来读,仅读了几页,她就喜欢得不行,反复地说:“太好了,太好了,这些文字真是太好了。”最后,李娟对武红说,她想写些东西,武红说:“那你就给这本书写个序言吧!”

  于是,这本书在有了一个自序后,又有了一个序言。李娟以她特有的对文字的把握写了一篇《努瑞拉传奇》。里面有一段文字是这样的:“奇妙而深沉的生活细节,转瞬即逝的惊憾,归于平凡的英雄,深处的激情、悲苦喜乐……还远远不止。我不知如何感慨,也说不清为何这样激动。我深爱着她,只为她丰富的生命、充沛的情感和坚定而诗意的心灵。”

  办公桌上一行醒目的字

  哈依夏·塔巴热克是著名文学翻译家,她翻译的作品有长篇历史小说、中短篇小说、诗歌作品及学术作品。除了翻译外,她还创作了许多文学作品,但自新疆天穹文学翻译中心创立以来,她几乎没有时间搞自己喜爱的文学创作了,她正在写的长篇小说《冬不拉》一直都没有完整的时间来进行。

  哈依夏·塔巴热克的办公桌上贴着一行醒目的字:“我非常忙,只有五分钟时间,谢谢合作。”

  “你这么忙,有这么多事情要做,有那么多人找你翻译作品,为什么非要搞这样一个翻译中心,非要搞一个团队呢?”面对记者的疑问,哈依夏·塔巴热克说:“我不可能永远54岁!我老了,有一天要离开这个世界,但文学翻译这个事业得有人一直做下去。一个人也好,一个民族也好,只有有了文化自觉,才会舍弃小我,走向大我,哈萨克民族的文学太丰厚了,我一个人再能干,又能干多少呢?这是需要一个团队长久做下去的事情。”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