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翻译的困境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355

陈树才:

我利用这个机会讲一点我对诗歌翻译的思考,因为汉学家和翻译家基本没有涉及,我觉得有它特殊的原因,就是小说有市场,诗歌几乎没有市场。所以不能想象有一个什么文学经济人去经济诗歌的翻译,更不能想象一个出版公司去操心诗歌的翻译,因为这里面无利可图。但是我听介绍,在美国小说翻译有这样和那样的历史造成的不爱读翻译小说,还有比较随意的改写、节选等等。但是我觉得诗歌翻译这块,像昨天的马教授,他的夫人昨天过来了,她提到那个事情实际上反映中国90年代诗歌创作的,我们也在探讨一种模式。我觉得整个劳动和所得极不相称,会影响他们的积极性。再一个是诗歌本身的困难,现在在很多地方语言本身的运用到了一种不可译的极限,就是非常明显的。

所以我听了两天的会议,我觉得合作的方式也许是最合适的。在美国另一个国度,我们国内有一些翻译家精通英语的先译了一个初稿,诗歌夫妻他们实际上不计报酬,有好对他们也在反复讨论。我觉得英语表达的活力或者是现代诗歌的敏感性就可以体现出来,在诗歌翻译里面,我觉得中国的母语的翻译家,甚至我觉得诗人翻译家会做得更好一些。

因为我是学法文的,在外文所里面我翻译一些诗,外文所外面我写了一些诗,我到现在为止只翻译诗歌,因为我觉得我太重视诗歌了,我看到小说总是能够看到译者,诗歌几乎找不到想译它的译者,它的发表和出版都有一系列的困难,从一开始它把译者的积极性挡在行动的门槛之外。所以我想到别人在译小说,我把这个精力用在翻译已法语的诗歌。我觉得经过中法文化年这样一个好的契机,每年法国政府通过驻法使馆文化处进行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间我们有时候做翻译的试验或者是翻译的工作室。我觉得安妮在法国的方向,我们各自创造了条件,把对方的文学和诗歌介绍过来,而且翻译家在相遇之中有一种交流。我觉得汉语和法语之间的国际交流,翻译研究也好,还有作家和译者之间的联系也好,我觉得都开展的比较好。你在翻译汉语作品,不管是小说、诗歌、戏剧,我觉得你一定会有更大的空间。

回过头来想,我想我们的高书记,诗歌翻译从中国的当代诗歌以来有一个很好的进展,恐怕诗歌这一块更加需要我们作协,以及像刚才王明杰老师呼吁的,希望对于诗歌的翻译有最好一个策动的扶持。因为法国出版一个有名望的诗人的作品,实际上出版社本身就有国家的补贴,在这点上我们向国外介绍中国当代诗歌的时候,在具体的方式上我们会做一些努力。但是在现实的物质条件和实现的可能性,我觉得那些将相和基金会起到切实的作用,基金非常重要,两年前法国驻韩使馆很勇敢,实际上也更有远见的。早上吃饭的时候我的领导外文所的所长告诉我,可能在我们富裕的浙江,我们的老家正在运作一个东西,我期待有更好的外部条件来推动中国当代诗歌和其他语言的翻译。

陈众议:

他说这个问题很重要,这个确实面临着困境,这个问题很严峻,不光是翻译,出版本身也面临非常艰难的挑战。我的同行来了六个,两个是翻译理论的,三个是翻译诗歌的,只有我勉强翻译小说,我觉得从我的本意来讲,我觉得诗歌还是需要大家的呵护,诗歌是文学的精粹和核心,因为所有的文学家都是诗人。

刚才说到商量筹备一个囊括所有的语种和门类,这个事情刚刚起步在筹备过程当中,还没有最后确定。但是我们尽量争取能够把它做成,会同国内的像许钧教授和燎宇教授把它真正的做好,但是这件事情现在还是在筹划阶段,地方政府非常的积极。但是具体做起来确实有一些具体的问题。首先准备从外文开始,以后有能力时机成熟了准备邀请各位汉学家加盟,也准备给那些优秀的汉学家颁奖。第一步准备做外语种,因为这个比较容易,在国内找各方面的语种人才。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