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官也拿枪战斗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253

1937年,武汉沦陷前一年,时任国民政府湖北省主席陈诚要求,全省的公立和私立中学集中起来,组建联合中学(简称联中)。陈方华所在的文华中学也在其中。

随着局势日益紧张,组建不久的联中即整体迁往宜昌。到宜昌之后,联中再度迁往恩施、建始等地。陈方华在走走停停中完成了高中学业。1940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武汉大学历史系。

当时的武汉大学已西迁至四川乐山。陈方华领到湖北省教育厅发放的路费,抵达重庆。

陈方华说,武大在四川期间,全校学生不过千余人,他所在的历史系仅三四十人。因为很多大学都西迁避祸,校舍十分紧张。有的同学白天在教室上课,晚上就睡在课桌上,老师则租住在周边的居民区里。政府给从沦陷区来的学生发助学贷款,并免掉学杂费,这样,上学基本就不需要花什么钱了。

每天早晨8点,学校钟声响起。陈方华印象中,从未有人迟到过。大学生们认为,民族存亡关头,再不发奋努力,应该感到羞愧。

【成为远征军“通译官”】

1942年,陈方华读大三。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从在校大学生中选派精通英语的学生,协助美军参谋部训练中国军官。

学生们的主要工作是翻译,但身处前线,还是可能有危险。负责报名的老师,向每一位前来应征的大学生反复强调;但是,报名的学生络绎不绝。很快,第一批招收名额就定了下来。

陈方华说,投笔从戎,保家卫国,这几乎是他身边每一位同学的梦想。大家都想去,设在重庆的教育部外事局将笔试、面试考核安排得很严格,保证选拔出成绩最优异的学生,以便在最短时间内能上岗工作。最终,陈方华成为第二批入选的10人之一,成为中美英印缅联合远征军的一名“通译官”。文章开头他写下的5个名字,和他同一批入选。

【有人没回来,我很难过】

学生“通译官”们,首先来到位于昆明的中美军事基地。有人分配去了医院,有人去了训练场,每人对应各自的美军军官做翻译助手。

陈方华配合一名美军军官训练中国士官,人员主要来自“新一军”和“新六军”,每个月为一期,每期训练100人。美军军官不仅教战术,还教如何使用美式武器。陈方华勤奋工作,虽然是文职,他仍努力学习各种战斗术语和武器的使用。“如果需要上战场,我不会犹豫”。

在昆明的3个月很快过去,陈方华已经是一名“老”通译官了。这位有血性的学生兵,很对中国军官的胃口,很多大字不识的士官都和陈方华成为朋友。

陈方华发现,他的这些朋友离开训练场后,有的会以伤员的身份出现在基地医院,有些永远没再回来,这让他很难过。

接下来,陈方华跟随一万多名中国远征军战士乘飞机由著名的“驼峰航线”赴印度。

在印度近1年,之后去了缅甸。在那里,陈方华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战斗。

中国远征军入缅时,日军处于有利形势,远征军甚至没有一块安全的指挥基地。为尽快扭转局势,中国远征军发起了二战史上极其惨烈的密支那攻坚战。

“在外线作战,兵员无法得到及时补充。”陈方华说,一次,远征军突遇大雨,指挥官认为,这是利用缅甸丛林地形发动偷袭的好时机,要求建制内所有有战斗能力的人都拿起枪。陈方华和其他“通译官”们分到了武器。在野外,按照指挥官要求,朝有火光的地方射击。直到战斗结束,才知道对面是一股数百人的日军。

1944年,抗战形势发生根本性转变。陈方华和他的学生兵战友们,从缅甸经云南曲靖回国;1945年复员,重新进入武汉大学,1947年毕业。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