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是一场艳遇,所以要翻最爱的作家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1939

在杭州晓风书屋,青年翻译家方柏林、孔亚雷和翻译爱好者们展开了一场关于翻译和教育的座谈。他们之前并不相识,可彼此一打听才发现,大家都是安徽人,连名字都“惺惺相惜”“我们这对‘孔方兄’,今天不谈钱,只谈翻译。”方柏林打趣道。

  方柏林,他更为网友熟知的名字是南桥。在豆瓣博客的点击率上,南桥的博客始终排在第一位。而他的正职,是在美国一所大学做课程设计和包装。除了把中美教育的一些心得写在博客上,集结成《 知识不是力量》一书,业余时间,他还翻译了10多本外国文学作品,包括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的《河湾》、贝蒂・史密斯的畅销书《布鲁克林有棵树》等等。

  最近,他刚刚译完美国小说家威廉・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或许这本书会从此把我毁掉。”方柏林有些后怕地说,这本意识流小说,一句话就有几页纸,把他翻个半死。这部小说最著名的中译本是李文俊的版本,但是方柏林还是在其中找到了一些错误。

  “比如,有一句话,他翻译成‘你会不会翘课’,因为我在美国基督教大学教书,我知道他们每个礼拜都有规定要去‘做礼拜’,而不是翘课。”方柏林说,如果译本能多一些,大家就会知道一些文化的不同。

  说起翻译错误,刚刚出版了莱昂纳德・科恩的诗集《渴望之书》的孔亚雷,前段时间就遇到了“投诉”。有网友指出孔亚雷在书中把“astral bowel”翻译成了“星形肠子”,其实这个词是指代灵魂出窍。同时该书另一位译者、著名诗人北岛的几处翻译,也遭到网友吐糟,还被批评“翻译得像是机器译出来的”。

  对此,方柏林觉得孔亚雷有点冤:“我自己的翻译也会有错误,但不能因为一个错误去否定这个人,以及整本书的翻译。”他认为,不同的译者和版本,更没有可比性。他拿正在美国读小学的孩子为例,美国小学生的成绩单,是禁止拿给小孩以及家长之外的人看的,所以,他们不会和别人比,只会自己和自己比,“译者应该和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比。”

  所以,两位译者都觉得,翻译就是一场艳遇。“我那么爱它,就要付出所有。翻译不是求来的,而是它也爱我。”尽管被网友挑错,但孔亚雷依旧对翻译带着满满的“爱意”。

  孔亚雷觉得,目前国内写小说的人多,但翻译者仍然短缺,主要是因为稿酬低,1000字,最多也就80块钱,是“死”稿酬。但他觉得这也有好处,“你不会为钱去翻译,你只会找自己最爱的作家去翻。”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