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慧与法国经典的翻译情缘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1961

郑永慧,原名郑永泰,祖籍广东香山(今中山)。1942年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法学院法律系。1987年,他应邀赴法,并获法国文化部颁发的翻译奖。后获鲁迅文学奖1995-1996年全国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荣誉奖,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他读书期间,郑永慧接触到了法文版的 《安娜·卡列尼娜》,据她自己讲述,当时一口气读完了,心中激动得翻江倒海,激发我强烈的共鸣,非要找人一吐为快。但当时,因没有中文版,读过托尔斯泰这部名著的人凤毛麟角。他恨不得立即找人,哪怕用口译把安娜的故事说出来,与人共享。可以说,这本书在他心中种下了翻译梦想的种子。新中国成立初期,他正式涉足法国文学翻译工作,首先将巴尔扎克的《苏城舞会》、《猫打球商店》和《钱袋》三部中短篇小说以《钱袋》为名集结出版,自此真正开始了通过文字与世界文学大家沟通的道路。曾将一批法语文学经典作品译介成为隽永的汉语,把巴尔扎克、雨果、福楼拜、梅里美、大仲马、左拉、纪德、乔治桑、莫泊桑以及萨特、罗伯·葛里耶等大师的才华原汁原味地展现在中国读者面前。

好的译作可以让读者一看即知是哪国作品,甚至出自哪位大师手笔。傅雷译巴尔扎克、郑永慧译雨果、冰心译泰戈尔、草婴译托尔斯泰、杨绛译《堂吉诃德》……都形成了各自的风格,成为传世佳作。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柳鸣九赞誉郑永慧道:“在中国的翻译家之中,永慧先生大概是拥有读者最多的一位了。

翻译工作形同苦役,但出于对法国文学刻骨铭心的爱,郑永慧还是走上了这条人生路,一役数十年,连带妻子也要“陪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往往每天要译至深夜,妻子总是在旁服侍,还做宵夜慰劳。为感激妻子,他特取其名字“邓慧群”中的“慧”字,组成译名“郑永慧”。今天,“郑永慧”的知名度已远超其本名郑永泰。

郑永慧总以一股“较真”的态度对待他所翻译的每一部作品。郑永慧之子郑若麟回忆父亲翻译雨果晚年最后一部小说《九三年》的历程,“《九三年》所留下的争论,曾穿越时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的一间小阁楼里,引起了两位震旦大学学生的激辩:到底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是否存在着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直到大学毕业,仍然谁也无法说服谁。五十年代两位同学重逢,居然仍旧各执己见,继续激辩;结果,争论的一方感到有必要将《九三年》翻译成中文,让更多中国人来一起探究这个也许是永恒的命题。于是他写了一封信给人民文学出版社,阐述翻译此书的理由,并毛遂自荐,愿意捉笔翻译这部巨著。这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位法国文学编辑不谋而合,他很快回信同意,并当即汇来了预支稿费二百元。于是,《九三年》的中文翻译由此开始……”这也是《九三年》第一个完整的中译本,这一译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共印刷了2万册,并在日后一再重印。直至八旬高龄,郑永慧仍时不时做些翻译工作,郑若麟曾问父亲,回顾一生中所译的法文文学名著,对哪部作品最为心仪,“父亲想一想,回答说,单就翻译前、翻译中和翻译后在思想上受到的冲击和影响来看,还数雨果的《九三年》……”

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十几年前认识了郑永慧,他忆起曾在巴黎遇到郑若麟,郑若麟曾透露,父亲一直都有一个愿望,希望他曾翻译的40余部作品能作为一个系列出版,“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暂未达成。但有一天,这一愿望肯定会实现。”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