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胜哲:翻译应重文化而非语法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513


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近日在京颁奖。记着独家连线了长春大学旅游学院外语分院副教授沈胜哲,让他和网友、读者一起分享翻译心得。以下为文字实录:

记者:沈老师,您在翻译之外,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沈胜哲:我弄的行当比较偏一点,别人好像不太关注这个事情,除了做翻译外,主要是教学,教韩国语。

记者:得知自己获奖后,是什么感受?

沈胜哲:高兴。之前知道有个“骏马奖”,但我想离我太遥远了吧。

记者:在您眼中,翻译最重要的是什么?

沈胜哲:我现在在教学生翻译实践和理论这一块,我和其他从事翻译工作的人有些不同的看法。我觉得有的人太注重语法了,在语法、文字上去推敲,这就像我们教外语的理念不同一样:我们大部分传统教外语的理念,就是背语法、单词等,但是教了几年后,孩子们还是不会说话。就像教外语一样,我们做口译、翻译,那种瞬间的转换来不及反应很多,所以要翻译的东西接收过来后,要转换成另一种语言,就完全是看你对这两种文化的感悟才行,要在这里面推敲什么语法,简直就是笑话了。任何两种文字很少有相同的地方,要转换翻译的话,我觉得更多地应该关注文化层面的东西。我教学生时,会注意让他们不要陷到文字的圈里去。

记者:那就是说,您会更注重意思的表达,而非字面的表达?

沈胜哲:对,在语境里面的那个意思。一定要考虑语境,不考虑语境,这句话在别的地方就是别的意思了。我可能更注重语境这一层。

记者:那您觉得翻译中最困难的地方在哪?

沈胜哲:消化文化上的差异,这是最困难的东西。口译和笔译都要靠语感,而语感就包括在文化大范畴里。

记者:您有没有喜欢或欣赏的翻译家?

沈胜哲:因为翻译韩语的太少了,像过去,我只是看了翻译理论里面讲到清朝默年代的严复等,但他们都是翻译英语、法语、俄语等,因为我对那些语言不了解,所以没办法比较欣赏。

记者:您觉得翻译在将一个民族的文化和思想介绍出去承担着怎样的作用?

沈胜哲:非常重要。且我觉得我们国家对翻译重视得还不够。

记者:现在翻译作品良莠不齐,您怎么看?

沈胜哲:哪种语言都会存在翻译水平不齐的问题。翻译本身,乃至文学本身,文学评论跟不上,文学发展就是个问题。文学要想大发展,文学评论一定要跟上去。翻译也一样,因为翻译也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没有评论在那盯着,也会乱糟糟的。

记者:您给自己提的翻译标准是什么?

沈胜哲:尽可能地将原作者的意思转达给读者。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