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让我说英语才是真的“莫言”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993

    10月15日-16日,由中国文化部与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中美文化论坛——跨文化双边对话”学术研讨会在美国旧金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中美三十多名学者共同进行了交流与探讨,今年他们最关注的是“翻译问题”。

    越流利越难翻译

    因为讲话太多才起了“莫言”的笔名,但直到要他说英语,这位中国著名作家才真正做到“莫言”。“真的,像我这样一句英语也不会讲的人,要来文化交流,如果没有翻译,根本无法进行。”

    “于丹的口才太好了,一个废字也没有,听写下来就是一篇可以刊登的文章。但是对那些同声翻译们来说,他们不喜欢于丹。” 出席会议的莫言话锋一转,“同声翻译喜欢我这样废话多的人。”

    之前,同来加大伯克利分校参加论坛活动的于丹,在发言中一如既往,出口成章,引经据典,一气呵成。不过,如果听英语翻译的话,那真叫作是“老鸭汤变成冬瓜汤”,味道差好多。而且,不少内容没法翻出来,也根本来不及翻。

    其实,从英语翻到中文,同样也有一点问题,一些专有名词,一些人名,都不是那么好翻的。

    中国书要让洋人翻

    一部中国小说请一个精通中文的外国人译比请一个精通外文的中国人翻,更容易被外国人接受。毕竟,最终的读者是外国人。

    说到翻译现当代中国文学的外国人,年过古稀的美国人葛浩文被中美媒体称为“唯一首席接生婆”。他不但翻译准确,而且,从不越俎代庖,坚守翻译本道。他与莫言的合作最愉快,也翻过莫言最多的小说。

    于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她的《于丹•论语心得》在海外已被译成28个语种,33个版本,总发行量已经超过了37万册。“这主要得益于出版社选了一个好的英语版翻译艾斯特。她是英国人,与我年龄相仿,又在中国生活了五年,对中国文化极为精通,而且她的丈夫是贵州人。另外还有德文版的那位翻译,他也在中国生活过,他的太太也是中国人。”

    李翊云与黄西现象

    由于英语版是母版,其他许多小语种都根据母版来翻译的。所以,母版成功至关重要。如果中国人能直接用英语来写作,对传播中华文化来说效果更直接。

    最近两年,两个在中国念完大学才去美国的中国年轻人,在文化领域获得了美国社会很高的评价:一是37岁的女作家李翊云,一个是40岁的脱口秀艺术家黄西。

    一个用英语写小说,一个用英语讲笑话,两人还都是学理科的,而且以前在中国都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的经历,在国内知名度都不高。

    黄西给美国副总统表演过,还上过两次美国最著名的“大卫-莱特曼”脱口秀节目,今年还拿下几个脱口秀比赛的大奖,美国人评论说,黄西的脱口秀里充满了智慧;李翊云的作品上过《纽约客》与《巴黎评论》等一些美国最具权威的读书杂志,还拿过多个奖项。

    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项目主任克里斯多弗-梅里尔表示,受众的接受度很重要,无论用哪种交流方式。

    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主席林奇认为,这些年轻的中国人用美国人熟悉的表现手法是中美文化交流的一种方式,因为同样在表达一种中国文化。“奥巴马总统计划将来每年派十万美国学生来中国学习中文,也是希望他们能努力学好中文,为中美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作出贡献。”

    推荐阅读:周总理翻译回忆录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