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悦然:翻译莫言的书我不要钱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802

  昨日,88岁的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携夫人陈文芬在上海见面媒体。他谈到曾经三次与莫言会面的情况,言语流露出对莫言及其作品的赞赏,并对网络上有关莫言不应得奖的质疑,感到非常生气。他称,当诺贝尔奖选出一个名字叫莫言的作家时,并不意味着他是中国最好的作家,“只是我们18个人认为他是个好作家。”

  马悦然上次来中国已经是2007年,这次来并非是莫言获奖,而是为了自己的最新译作《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他昨日多次谈及四川,称自己曾住峨眉山,也写过两本四川美食的书在瑞典出版。

  来中国没有安排和莫言见面

  昨日,一身唐装的马悦然亮相,看起来精神矍铄。记者跟随他一起,漫步在上海南京西路上的一个胡同里,期间,马悦然一直拉着夫人的手。是否还会说四川话,他告诉记者,“说得来。”他听到记者自我介绍后,竟然用四川话讲:“晓得嘛。”此外,他还聊起了四川的作家流沙河,“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因为懒,之间也未通信,很久没有再联系了。”

  马悦然是诺贝尔奖评委中唯一深谙中国文化、精通汉语的汉学家。近日,世纪文景也将推出他的最新译作—————去年诺奖得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新诗与自传的作品《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因为莫言获奖的关系,马悦然的中国行也引起了更多媒体的关注,他说,此次的中国行是很早前就计划好,所以没有安排会见莫言,11月2日,他便要回瑞典,期间将举办3场主题演讲。

  “翻译莫言的书,我不要钱”

  马悦然言语中流露出对莫言的欣赏,“有的人得了奖之后就停滞写作了。我想莫言肯定不是这样的人,他会继续写。”

  谈及自己翻译莫言的作品即将出版而被瑞典媒体质疑是最大受益者的事,他对此解释,翻译莫言的书分成两部,莫言没有得奖之前是不能发表的,“我一发表就说一定是莫言得奖了,我在等莫言得奖之后我才能发。公布莫言得奖之后我把我的稿子寄给出版社。在瑞典,在欧洲,媒体说马悦然要发财了,因为他可以卖,这个出版社是白出版的,我一块钱都不要。”

  马悦然还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对某些媒体是有意见的。瑞典文学院公布莫言得奖,很多媒体人质疑莫言是官方作家怎么能得奖。“批评莫言的那些媒体人他们一本书都没有读过,他们不知道里面的质量是什么,所以他们不应该开腔,这个让我非常生气。”被问及这次评选过程讨论是否很激烈,马悦然称“今年不太激烈,今年意见比较一致。”

  夫妻对话马悦然聊和莫言的三次见面

  陈文芬:你是如何与莫言相识的?

  马悦然:我头一次跟莫言见面是在香港中文大学,我在中文大学当了一个学期的客座教授。后来有一天莫言来了,我们有一个下午花了几个小时谈,第二天他回内地去了,为什么呢?因为要分房子,后来听说没有分到。第二次是在台北,有苏童、余华、池莉等作家,有一天他们晚上出去玩,莫言恰好没去,所以莫言跟我在饭店里喝威士忌酒聊天。2005年莫言参加一个斯特林堡的戏剧节,是跟北大一起合办的,我再次和莫言见面了。

  陈文芬:你曾说莫言小说写的太长了?

  马悦然:我觉得他真的写的太长了,但2004年上海文学刊登了他的小说《九段》,两页的小说,我觉得非常好,我马上翻译成瑞典文。

  陈文芬:从小说《九段》开始,你是不是觉得他对文字掌握能力非常好?

  马悦然:对!《丰乳肥臀》是非常好的一部小说,还有《生死疲劳》,开头都觉得非常好,可能读者对其后来的兴趣稍微减弱了一些。

    推荐阅读:对德罗巴转会提问申花翻译拒译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