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与航展:我给“北极光”当翻译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359

  讲述人:李梅

  1998年,第二届中国航展时,我还在珠海的一家5星级酒店工作。那一年的飞行有中国空军 “八一 ”飞行表演队、俄罗斯“勇士”队、加拿大的“北极光”、英国的“金梦”等带来的特技飞行表演。

  巧的是,我正好接待的是加拿大“北极光”飞行表演队的成员。印象中有6位成员,其中还有一位勇敢的女性,而且是个妈妈级人物。飞行表演队没有携带翻译,所以我就承担起日常简单翻译的工作。

  因为工作需要,“北极光”给我办了一张证件,属于飞行表演队工作人员。所以,我有幸乘坐 “北极光”表演队成员的专车进入航展现场。

  人山人海的现场,我进入到与空中飞行表演队联络的地面指挥核心区域。团队中的一名指挥人员,发出各种指令,天上的飞机就做出各种动作。最兴奋的莫过于指挥员把对讲机指向我,让我跟天上的飞行员打个招呼,我兴奋的大叫:“HELLO,HELLO,THIS IS MARY!”至今回想起来,都很兴奋。

  等他们下飞机了,我激动地想跑过去打招呼,但被指挥员制止了,说要给他们几分钟的自我调整和休息时间,才能下飞机。因为他们在空中高速旋转做各种花样动作,回到地面,都会有短暂的晕旋和不适应,甚至会呕吐。

  果然,过了大概七八分钟,等他们出了机舱,我看到他们确实非常疲倦,脸色都不太好。但他们依然打起精神向周围的观众友好地致意、挥手。那一刻,我意识到,哪一个光彩的舞台,背后都有观众无法知道的艰辛啊。

  队里的飞行员都很帅,我记得有几个都是来自于加拿大魁北克,他们说英语,有时候也说法语。那时候我很年轻,下班后叫上同事一起带他们去蹦的,大家玩得都很开心。他们非常有绅士风度,非常尊重女性。

  航展结束后,我还和他们通过一两次信,后来也中断了。如果那个时候就有电子邮件,也许,我们还会保持着联系吧。

  不知道“北极光”飞行队现在怎么样了?很高兴在他们参加航展期间,我能够帮上点忙。我留着他们送我的一张北极光的卡片,上面有所有成员的签字,我觉得很珍贵,保存至今。祝愿他们永远平安、快乐,祝愿航展增进世界人民友谊,祝愿世界和平。

    推荐阅读:翻译就像和作者谈恋爱一样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