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1181
010-51652333

笔者很高兴多年来能在翻译这个领域一直辛勤耕耘,满载收获。我是崇尚富有个性的工作和生活的人,并且认为人一定要努力活出自己的个性来,而不要总是人云亦云,译者咋i进行文学

当前位置:翻译公司 > 翻译知识 > 刘荣跃:文学翻译,一路感想

刘荣跃:文学翻译,一路感想

发布时间: 2009-10-15 10:20:35 浏览次数: 1902

  笔者很高兴多年来能在翻译这个领域一直辛勤耕耘,满载收获。我是崇尚富有个性的工作和生活的人,并且认为人一定要努力活出自己的个性来,而不要总是人云亦云,译者咋i进行文学翻译时,自己的个性自然也不可或缺。当然,最初的时候要求不必太高,不然也做不到,因为自己的知识、阅历等都不够,这时只要有人愿意发表、出版你的译作就很不错了。但当各方面积累到一定时就要有自己的翻译计划,形成特有的系统与重点,而不是任何时候随便拿起什么东西就译。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要把它们用在刀刃上。看看那些翻译大家们,哪一个没有形成自己的个性与特色呢?我崇敬并以之为榜样的大家傅雷,翻译了一系列法国经典名著,特别是在对巴尔扎克的译介上独树一帜,做出了特有贡献。多年来对我言传身教的恩师杨武能教授,在对德国文学特别是歌德的译介、研究上,影响巨大,形成了自己可贵的显著品牌。你只有注重了系统与重点(这也是杨老师多年前与我促膝交谈时给予的告诫),才会把翻译工作做得更好,更有特色。

  就我个人而言,所从事的文学翻译主要有三条主线,我力求让它们形成自己的翻译体系。这三条主线是:英美名家经典杰作、华盛顿·欧文经典杰作和当代英美优秀作品。我从事文学翻译再创作,都是在这三条主线的范围内,坚持“能直译就直译,不能直译时就意译”的原则下进行的。这个原则说来简单,实际运用起来并非如此,难点和关键是如何把握好度的问题。我是主张尽量把原文的表述方式和风格特征再现出来的,从而让读者不仅知道原文说了什么,并且知道作者是怎么说的。这“怎么说的”在很大程度上就涉及原文的风格问题,而文学作品没有了风格必然黯然失色。努力传达出原文的韵味十分重要。我不主张这过分的“化”,甚至化得让读者看不到“文如其人”的东西了――那样的翻译作品还有多大阅读价值呢?

  在英美名家经典杰作的译介方面,可能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在上海译文出版社不断重印、再版的哈代的长篇小说《无名的裘德》,和杰克·伦敦的中短篇小说集《野性的呼唤》,它们算是国内的几大版本之一。笔者因此不无喜悦。众所周知,作为译者如果能够在上海译文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或译林出版社这样的社出书,是深感荣幸的。而老牌的上海译文出版社在出版译著方面更具有专业性,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具有了权威性。所以要在该社出版文学译著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外地译者,因为上海本身的翻译队伍就很强大,还有一个翻译家协会(注意,不是翻译协会)。自己能成为该社的一名译者,怎不感到高兴和欣慰呢!大概这也是自己数年在文学翻译上不断打拼的一点收获吧。

  总之,从事文学翻译也要在可能的条件下注意有系统和重点,要想让自己的付出更有价值和意义,就试着努力走出自己的个性与特色来,开辟自己的一片天地。

  推荐阅读:专业术语原则之法律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