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翻译市场历经“大地震”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479

  王权是浙江省义乌市一家专为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外商服务的外贸公司经理,其下有翻译20多名。在过去一年里,义乌市多家外贸公司的5名翻译卷入了“回扣门”,也包括王权所在的公司,被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刑。启动这场反腐风暴并最终将这批翻译追究刑责的,源自一份秘密报告。按照翻译吃回扣“潜规则”,一名翻译一年回扣多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经营户、外商均被盘剥。但经营户敢怒不敢言,外商和外贸公司也无可奈何。后来这份报告由义乌市检察院检察长亲自率队调研完成并递交义乌市委、市政府。之后,这个在义乌市长达10多年的“潜规则”被打破。

  11月6日,王权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对记者采访时略显轻松地说道“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现在翻译们老实多了。”

  潜规则盛行

  “一些翻译两头拿,吃了商户吃老外。”

  拿老外的回扣,就是擅自提高商品价格。在义乌,很多外商会让翻译按自己的购货清单全权办理采购事宜,这时候,翻译们就会搞个“阴阳单”。比如,给经营户的单子上写着订的货物是每个10元,给外商那张就变成了11元,多出来的1元,就进了翻译的口袋。

  “别小看这1元钱,我们的货物总量很大,加起来的数额就很高了。一张订单,翻译赚得比经营户还多是常事。”周军说。

  义乌一家大的外贸公司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像他们公司一个翻译,一年介入外贸生意量能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如果拿两个点回扣,一个月就10多万元,狠一点的拿几十万。所以他们招翻译“头都挤破”。

  苏彦军很快就熟悉了套路,他像一只嗅到腥味的猫,贪婪地追逐着回扣。

  暴富的翻译

  “即便我开除他们,新招来的照样如此,整个大环境都这样,再清廉的翻译熬不过两年。相反,开除翻译会使公司失去一部分客户。”

  对苏彦军来说,拿回扣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他从开始的腼腆拿充值卡、礼品到后来明目张胆索要回扣,这个过程不到一个月。

  “翻译们高兴来就来,说走就走,甚至说,你罚吧,我无所谓。”王权抱怨道,“他嘴巴一张,一个月的薪水就到手了,你再怎么给他打鸡血,他也看不上眼。”

  王权痛苦地说:“即便我开除他们,新招来的照样如此,整个大环境都这样,再清廉的翻译熬不过两年。相反,开除翻译会使公司失去一部分客户。我们接到经营户和外商不少投诉,但无可奈何。”

  这使得翻译们更加无所顾忌,甚至出现不见回扣不让装柜的现象。王权称,他曾开除过几名过分的翻译,但效果甚微。

  外商对此现象也并非一无所知。有的外商听得懂中文,他的对策是前期先撇开翻译,自己到市场问价。但是经营户报给他的价格里面已经含有给翻译的回扣,外商也没辙。

  “反回扣风暴”

  一些外贸公司向检察官表示,愿意配合检方打击翻译“回扣风”,从而使这场“反回扣风暴”有了突破口。

  这种“潜规则”像瘟疫一般,侵蚀着义乌国际商贸城健康的机体。但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一种犯罪行为。

  “主要是受贿行为认定难,现行法律对翻译这种新型的商业贿赂行为缺乏调控力;而且取证难,外贸公司和经营户都受制于翻译,不敢也不愿意作证。再是许多翻译游离于外贸公司之外承接业务,犯罪主体难以认定。” 义乌市检察院检察长傅新民告诉记者。

  王权在他的公司里曾也想“杀鸡儆猴”,但搞了几年都没成功。“10个经营户9个不肯讲,1个讲了但不敢签字。说得罪这个群体,还要不要吃饭了?”

  “这种‘潜规则’是对外商、市场供应商和外贸公司困扰最深的问题。其危害不仅在于人为抬高商品价格、削弱商品出口竞争力,而且在于扰乱正常市场秩序、违背公平竞争法则。”东方之星控股集团总裁邓超锋告诉本报记者。这家义乌最大的外贸公司有翻译200多名。

  2011年7月,义乌一起翻译外逃案件引起了义乌市检察院的高度重视。在这起案件中,一家外贸公司的翻译丁科索取两位经营户5个点3万余元的回扣,但这批货运到巴西后发现不合格,对方向外贸公司索赔。丁科怕外贸公司向他索赔潜逃。外贸公司报案7个月后,丁科被义乌警方抓获,警方查出丁科拿回扣。

  “此案以前从来没有办理过,傅检亲自指导,我调查得非常仔细,笔录做得很细。”义乌市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朱勤回忆。

  义乌市检察院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丁科提起公诉。此时,正距国务院批准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不到4个月。此案被义乌检察院视为打击外贸“潜规则”第一案。

  傅新民想以此为契机整治翻译行业。“我们就想能否从犯罪的层面上去研究。”,他率队对义乌翻译行业进行调研,并形成一份《当前义乌市场外贸翻译人员受贿现象严重亟待综合治理》报告,递交到义乌市委、市政府。报告认为,翻译拿回扣受贿现象普遍,市场影响非常恶劣,社会危害十分严重,应实施打击翻译受贿的专项行动。报告得到了义乌市委、市政府和上级检察院的高度肯定。

  在调研中,一些外贸公司向检察官表示,愿意配合检方打击翻译“回扣风”,从而使这场“反腐风暴”有了突破口。

  去年10月,义乌市公安机关根据检方提供的线索,采取行动,抓捕了一批翻译。

  据王权回忆,“那天上午,我们把已经掌握的两名翻译叫到我办公室里,然后被便衣警察带走。整个过程,公司其他翻译都不知情。”

  王权说,第二天,我们把所有翻译叫来开会,宣布了这件事,并要求拿过回扣的翻译主动向公司交代。“当时,全场鸦雀无声,许多人脸都变形了。”王权说那个场景他永远忘不了。

  后来,有人主动向王权交代,有人写来了忏悔书。“有的人痛哭流涕,发誓再也不敢了。”“有的人为自己辩解,说看到别人这样心里不平衡,有攀比心理。”

  翻译市场大地震

  这场反腐风暴也波及上海、广东等地的外贸市场,一些翻译返乡“避风”。

  但也有不同声音。在义乌当地论坛,谩骂的帖子较多,称义乌的市场是靠这些翻译发展起来的,不能“过河拆桥”。一些义乌外贸公司老总到上海虹桥机场接外商,就有人指责他们出卖翻译。

  “我们不会松懈。”义乌市检察院检察长傅新民说,一方面要加大对类似犯罪的打击,另一方面,对没有主体资格的翻译要从行政方面规范,建立“黑名单”,以杜绝回扣,降低交易成本,促进贸易,推动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

  针对取证难问题,现在,义乌市检察院与义乌市公安局联合建立了提前介入制度。同时,为获取更多线索,检察院还出台了实名举报人保护制度,通过实施举报人单线联系制和代码制,以消除举报人后顾之忧。

  “翻译拿回扣的事,外商不高兴,经营户不高兴,外贸公司不高兴,只有翻译高兴。义乌的今天来之不易,绝不能让一粒老鼠屎毁了一锅汤!”王权说,这是大家的心声。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