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之后,福尔摩斯文言文版将横空出世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110

  在距离中华书局首次引进福尔摩斯全集逾整整96年之后,今年的11月15日,《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中华书局新译本终于要和读者见面了。有趣的是,中华书局1916年出版的中国首部福尔摩斯全集,大侦探福尔摩斯说的是地道文言文,因此,有网友希望最新的福尔摩斯全集可以再度回归到福尔摩斯仍开口“文言文”。

  首版“福尔摩斯”成“纪念册”

  中华书局新版福尔摩斯全集为全七册,即《暗红习作·四签名》、《福尔摩斯冒险史》、《福尔摩斯回忆录》、《福尔摩斯归来记》、《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恐怖谷》、《福尔摩斯谢幕演出》、《福尔摩斯旧案钞》。新版不仅对此前面世多个译本的错谬之处多有纠正,尤具收藏价值的是,书中还有中华书局1916年出版的《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仿真本一册和19世纪伦敦街道地图一份。

  满赋悬念的是,1916年版福尔摩斯全集此前还被珍藏在中华书局图书馆,而且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套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成就了此次与读者的最新碰面。中华书局大众出版分社社长宋志军说,今年是中华书局成立百年,在整理百年总书目的时候,发现了1916年版福尔摩斯全集,“恰在这时,原《英语学习》副主编李家真说了一句话:‘说起来,中国的福尔摩斯全集中华书局是第一个出的。’”

  随后,在中华书局图书馆里,宋志军找到了最古老的福尔摩斯全集中文版。“封面是牛皮纸颜色,上面还有手绘图。全集共有12本,但封面稍有破损。”出版社相关负责人最后一合计,为什么不把老版和新版合集推出,这多具有独特的纪念意义。“其他福尔摩斯全集都是附赠地图、烟斗、明信片,但这些年从来没有出过文言文版。”宋志军说,因为原书中有些字已经不太清晰了,因此,此次选了第一册制作成仿真本,让读者重温说文言文的福尔摩斯的独特感受。

  民国文坛大家首译文言文

  对于中华书局的出版人和读者来说,和1916年版《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一同发掘出来的还有珍藏已久的出版往事。后来成为“侦探小说泰斗”的程小青,以及“鸳鸯蝴蝶派”作家周瘦鹃、严独鹤、陈小蝶和天虚我生等人,几乎都是民国时期的文坛大家,是他们用浅显的文言文,首次让福尔摩斯说起了中国话。

  据中华书局考证,柯南·道尔写作的福尔摩斯探案故事,自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1887年)在英国陆续出版后,不久即被译成中文。1896年,《时务报》首次连载四篇福尔摩斯探案故事,得到中国读者的热烈欢迎。民国建立后,福尔摩斯探案故事的中文翻译引进,几乎与欧美同步。民国五年(1916年)五月,成立仅四年多的中华书局率先推出《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这正是福尔摩斯探案故事第一个中文全集,共收录福尔摩斯探案故事四十四篇。

  尤其难得的是,全集体例完备,有凡例,有包天笑、冷血和严独鹤撰写的序言,有五四新文学运动健将刘半农为作者柯南·道尔作的小传和为全集写的跋文。从序文中还不难看出,出版者实有“喻教育于小说”的良苦用心,如包天笑序所说“必其人重道德有学问,方能藉之以维持法律,保障人权,以为国家人民之利”,其实是点明了做侦探的条件,而冷血序言和严独鹤序言则直指中国官府侦探之腐败,提出发展“私家侦探”的主张。全集推出后大受欢迎,三个月后即再版,其后不断重印。

  关于福尔摩斯文言文版的神韵,一位名叫“芥末花花”的网友评论说:“白话文好懂,但文言文自有其妙处,确有另一番滋味。”这位网友还以《呵尔唔斯缉案被戕》的开头为例:“余友呵尔唔斯,夙具伟才,余已备志简端,惜措词猥芜,未合撰述体例。兹余振笔记最后一事,余心兹戚。盖自第一章巧验红色案起,至获水师条约案止,即欲辍笔,不复述最后之一事,诚以提论此事,使余哀怆。时逾两纪,犹未慊也。”“芥末花花”还笑称,看完文言文版的一些故事,“忽觉得福尔摩斯很像是个丐帮帮主,屡屡在关键时寻一群流浪小儿帮忙打探消息。”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