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胡铭谈在朝鲜板门店当翻译的经历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040

  李胡铭,浙江诸暨人士,1940年出生,1964年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毕业后,开始进入外交部工作。曾任外交部亚洲司科员,先后任驻菲律宾大使馆、外交部新闻司、驻多伦多总领馆、驻印度使馆三秘、二秘、一秘,驻塞拉利昂大使馆、外交部新闻司和驻马绍尔使馆留守组参赞。2001年3月退休后,一直从事离退休党支部工作。

  1970年底,正在外交部江西干校劳动的李胡铭接到外交部干部司调令回京,次年7月派驻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工作。联络处在战争结束后继续开展后续工作。由于在板门店谈判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李胡铭的工作职责是为中方代表团里的将军级委员做翻译。

  拿着外交部干部司的介绍信,李胡铭先到总参报到,随后前往军服生产厂,量身定做春夏秋冬四季的军装。“光军装就装了满满一个行李箱。”收拾好基本生活用品,告别刚出生五十多天的女儿,1971年7月,30岁的李胡铭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胸章,登上由北京站开往平壤的国际列车。他这一去就是八个年头。

  因为在朝鲜工作期间穿军装的年头太久,从朝鲜回京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适应穿便装,至今在家中保存着一套完整军装做纪念。

  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设在板门店非军事区内的共同警卫区,双方主要召开四种会议,一是军停会委员会议,由双方将军级委员参加,二是秘书长会议,还有中立国监察委员会(简称中监会)会议以及工作人员之间的语言工作会议。当时会场上没有同声传译设备,李胡铭就坐在中方委员后面“咬耳朵”翻译。会后,李胡铭和同事还要对会议记录进行整理、油印,并与美方人员进行校对,有时经常要熬夜工作。

  李胡铭还说道,召开军停会会议,由建议方主持。在1953年停战后双方谈判的近二十年中,会议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只有当主持的一方宣布会议结束后,双方代表才能离席。“谈判桌上都放着水杯,但当时参加会议的委员碰都不碰。有的人甚至头天晚上就不敢喝水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会议要开多久。只有会议结束后,委员们才能去洗手间。”李胡铭回忆,直到上世纪70年代双方才达成协议,设定会议休息时间。

  每年秋天,朝鲜开城市政府还邀请志愿军代表团到农村联欢,活动主题是欢庆秋收。李胡铭和代表团受邀来到开城郊区农民家,帮助农户收割稻子。因为有着在农村和干校劳动的生活经验,李胡铭挥起镰刀割起稻子干净利索,连当地农民都对他刮目相看。干完一个多小时的农活,到了午饭时间,朝方还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大家盘坐在一起,喝人参酒吃肉,好似一家人。中朝人民之间的情谊,自是好得没话说。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