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渊冲,翻译愈难愈执著原则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1890

  12月的第一天,91岁的许渊冲多年如一日,仍然坐到写字台前,开始着翻译的工程。“《大中华文库》中的《诗经》《楚辞》我翻译的英文版已经出版,法文版的翻译又交到我手上,《诗经》已译完1/5,两部书明年底之前交稿。”

  许老令记者好奇的是,中译英的译法难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要完成唐诗、宋词、元曲英法翻译韵文更难,为何要选择这条小道呢?原来,这是一种无奈。

  30多岁上,许渊冲已经翻译出版了3本译著。“‘反右’一来,这3本书都受到批判,翻译的路子一下子全堵住了,只剩翻译毛泽东诗词这一条路了。”许渊冲说。

  许老说他喜欢毛泽东的诗词:“他是第一个把人民作为英雄写进诗词中的诗人。”他看了所有能找到的毛泽东诗词的英法译文后,说,“翻得不好,诗词翻成了散文,毛泽东诗词韵律的美感荡然无存。”他要来一个颠覆性的开始。

  翻译创作是一条充满坎坷的道路,甚至几近折磨。但是,许渊冲却让英法文读者分享到了毛泽东诗词的壮美:

  《如梦令·元旦》中有一句“山下山下,风卷红旗如画。”他译作:Below/Below/The wind unrolls/Red flags likescrolls。

  《清平乐·六盘山》中那句“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他译作:The sky is high /The clouds are light/The wild geese flying south out of sight。

  上世纪80年代,许渊冲开始把他的诗词翻译范围扩展至唐诗、宋词、元曲。他满怀信心,要把中国古典诗词比喻、借代、拟人、对仗等诸多精彩移译进英法韵文,让国外的读者分享。他的老同学杨振宁说,“他特别尽力使译出的诗句富有音韵美和节奏感。从本质上说,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好的事,但他并没有打退堂鼓。”

  “中文与英文对等的词不超过50%,大量的词语意丰富、多元,与英法文互译难度很大。”对此,许渊冲心知肚明,他说道,“我的探索,就是力图将这中国文化的‘精妙’呈现万一,与英法语言的读者分享。文学翻译是为人类再创造美的艺术,把一个国家创造的美转化为另一个国家的美,把一种语言的美转化为另一种语言的美。”

  “钱锺书、朱光潜认为‘从心所欲,不逾矩’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我的翻译原则也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不逾矩’是前提,‘从心所欲’是在此基础上的创作。译文不等于原文,原文也不等于现实。但译文可以超越原文,更接近现实。我在翻译中,始终强调创造性翻译,努力译出原文后面的东西,把原文字面上没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

  在许老身上,我看到了他对中华数千年文明的自豪,我也同时壮大了这份无限的自豪。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