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的翻译家,谦虚是一种美德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013

  美国版VOGUE创意总监Grace Coddington名为“Grace”的自传一经推出,就在界内引起了轰动,并成为圈内人士的年度必览书目使得他们争相购买。此书围绕她人生的真实写照展开了描述,是她与《名利场》时装总监Michael Roberts共同撰写完成的。“她近期的另一新作是再次登上英国时尚杂志《i-D》的封面,距离她上次做封面南女郎已隔半个世纪。虽然时光让她没有了往日青春的容颜,但是多年以来的历练和成熟反而令她更有魅力。

  作为如今时尚界首席stylist之一,Grace Coddington的名字直接等于着时装大片的质量保证。由Grace Coddington主导拍摄的大片充满了叙事性意味,她曾对《时代》周刊的记者讲过,自己一直钟爱童话,而拍摄的大片正是想要“将现实编织进梦想中,叫读者们拿起杂志会露出笑容来”。摄影师Author Elgort也评价她:“Grace Coddington革命式的观念影响到了每一本杂志,每一则广告,还有每一块招牌。她证明了时装大片可以跳出单纯贩卖商品的圈子,真正讲出一个故事来。”

  Grace Coddington代表了最初一代的stylist,他们多是与时尚杂志们有着密切的合作,也经常为一些品牌做顾问工作。而随着八九十年代名流文化的不断推动,新一种的造型师,即专明星做搭配的造型师也应运而生。最著名的好比Rachel Zoe,她将Lindsey Lohan、Nicole Richie等人打造成自己的另一个翻版,吸引狗仔队们整日追拍;Rachel Zoe本人因此得益,名声同自己的客户们不相上下:她开创了自己的真人秀电视节目,与品牌跨界合作时尚设计,就连往日她的助理也都纷纷自起炉灶,企图开创自己一番事业。

  Stylist的工作一旦兴起,便会引起很多商业机构的的兴致,面对商业化,它们难免会被这些条框有所限制,也会堆砌出非常多的流行元素迎合广告商的欢心。这正是Givenchy的长期合作伙伴Panos Yiapanis一直反对的一种做法。“在今天的环境下,人们总是希望你完全舍弃六个月前的杰作,重新设计出完全不一样的新作品来迎合他们。但最终的结果不是为他们所做的,过度迎合受众而忽略实际消费者是非常愚蠢的做法。”

  Stylist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被低估的问题。“她们与摄影师等人合作了作品,而当作品在博物馆里展出时,往往你会发现只署了摄影师一人的名字。”Carine Roitfeld曾如是说道。Panos Yiapanis也对《Industrie》杂志的记者讲过:“不少Stylist从各个方面影响了整个行业,但却没有得到过相应的名声。好比Melanie Ward。毋庸置疑Helmut Lang是一个优秀的时装设计师,但要是没有Melanie Ward,Helmut未必能达到现在的高度。但Helmut Lang的名字时常被人提起,Melanie Ward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是那个年代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Rizzoli出版社曾出过一本名为《Stylist》的画册,内容里边曾将其比作“时尚的翻译家”;而今年出版的《Stylists:New Fashion Visionaries》也向包括Anna Dello Russo、Christiane Arp在内的二十余位stylist致敬,这算在肯定他们的同时继续鼓舞着他们,不过既然身为stylist,态度也很淡然。有人曾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们的这种淡然,“谦逊是一位造型师的美德”。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