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认知:中国文学在海外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1901

  有这么一群人,比起学院派,他们更像是爱好者。大概是因为兴趣在此吧,他们反而能够更深地接触到中国社会的底层。北京翻译公司天译时代了解到,他们不喜欢称自己是“汉学家”或“翻译家”,更喜欢称自己为“译者”。

  “文学翻译这个职业没有什么可取之处,难度高,收入低,没什么荣誉,除非你狂喜欢。”师从著名汉学家顾彬的德国译者马海默说,“翻译的要求很高,但报酬很低。想发财的人,绝对不会去翻译文学作品。”

  泉京鹿: “我肯定不算汉学家,我喜欢译者的称呼”

  2001年是泉京鹿在北京生活的第7年,彼时没有任何翻译经验,也没专业学过中文的她,在毛丹青的推荐下开始翻译周国平的《妞妞》,自此与中国当代文学结缘。

  至今,她已把卫慧的《我的禅》、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成君忆的《水煮三国》、余华的《兄弟》、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等十几部中文作品带到了日本图书市场。

  “我翻译作品的作家,风格太不一样了”。泉京鹿判断是否翻译一部作品的标准是“首先考虑自己个人的趣味和爱好,还有跟作家本人的关系,我当然更愿意翻译好朋友的作品”。在日本,这些小说中卖得最好的是成君忆的《水煮三国》和余华的《兄弟》。“特别是《兄弟》出版的时候,受到各界名人、评论家的称赞,好多没看过中国文学的人也都赞不绝口。之前大家都没读过像《兄弟》那样的娱乐性、故事性很强的中国文学,大部分日本人还不太了解中国,而想了解中国,遇到《兄弟》就很高兴了。”

  “翻译中国文学作品对我来说是主业,也是爱好。”她直言,“翻译过程就是一种享受。”

  埃里克·亚伯拉罕森: “我作为翻译跟作为读者的口味没什么两样”

  美国人埃里克·亚伯拉罕森最近一部翻译的作品是官场小说作家王晓方的《公务员笔记》。他觉得这件事挺有意思,因为“大部分西方读者都不知道中国有官场小说这类别”。

  这就是他们眼中对翻译工作的独个人见解,身为局内或局外人的你们,会如何看待呢?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