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译作引发关于社会企业的感想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314

  2008年,我从吴士宏翻译的一本书认识到社会企业,并且慢慢开始接触、了解社会企业。原来抱着有一个观点,就是把企业家转化为社会企业家,要比把NGO的领袖转换成一个社会企业家更容易,北京翻译公司天译时代认为这两种转换都是可能的。我们现在应该反思的是要怎样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那么,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商业的高效手段用来实现一个更大的理想,更有社会价值的事业。

  乡村自组织发展与社区营造:社会管理创新的实践-清华大学社会学系 罗家德教授

  自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社会管理创新”的概念之后,有关何谓社会管理创新、如何进行社会管理创新的讨论一直在进行着。学理讨论不断,实践工作也同步在进行。社会问题不断凸显、社会矛盾不断升级的根源在于“治理模式”。传统的治理模式只有两个,一是市场资本主义化——企业以盈利为目的发展,体现为个人主义,强调理性经济人、个人的交易权利、交易关系和竞争逻辑;另一种叫做层级,即政府采用干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体现为集体主义,强调雷锋精神、社会人、来自大集体的暴力垄断权、权力关系和权利逻辑。事实上,在社会急剧转型的环境中,治理模式最为重要却也是目前缺失严重的是“自组织”,即生发于民间、自下而上的解决社会内部问题的治理模式。在这样的组织里面活力和创造力往往最为充沛。它所强调的是一种亲情、友情、爱情所形成的认同以及共同理想、共同制约所形成的一种基于情感的关系和志愿者精神。

  目前千篇一律的新农村建设和企业的介入打散了农村社会最基本生活与农村文化的特殊性、多样性,也破坏了农村社会中自组织。事实上,由民间自己组织起来的力量或者是草根NGO来治理农村,正如台湾桃米社区的社区营造一样,根据每个村落的特色与特长,结合目前“品牌农业、特色农业、观光农业、食材特工基地、休闲旅游、深度旅游“等概念,农村社会的治理效果可能会更好。根据台湾国民平均收入从两万台币迈向三万台币的经济计划,农村不仅不是拖累GDP的“三农问题”,反而是下一波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生物科技、精致农业、灯光旅游、医疗健康、文化创意皆与农村发展相关,但是如果今天仍然继续采用政府管理、企业承包的老路,农村的文化创意哪里来?农村的特色发展到哪里去?

  2008年汶川地震后我们的课题小组来到杨柳村,开展了一个以灾区的生态、住房建设为核心的项目,同时凝聚村民,进行了一次社区改造的实验。出人意料的是,村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竟然把复杂的房屋建造架构搭建了起来。这个过程中,村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完全被激发。项目的第二步就是帮助村民发展经济,希望由村民自组织自管控生产,这些生产包括发展羌文化旅游、生态养殖等等。在整个项目中,社区营造希望达到的效果是:村民能够自己管理自己,不论是生活还是生产,而同时又通过与市场的对接实现经济的发展、生活的改善、社会生活在灾后的重建。杨柳村作为典型的社区营造案例,体现出政府诱导、民间自发、NGO帮扶,展现了社会自我组织、自我治理,最后自我发展的一系列过程。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