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1181
010-51652333

许钧,现任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译协翻译理论与翻译教学委员会副主任,曾参与《追忆似水年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当前位置:翻译公司 > 翻译知识 > 翻译理解无止境,译者要时刻掂量自己

翻译理解无止境,译者要时刻掂量自己

发布时间: 2009-10-15 10:20:35 浏览次数: 2003

  许钧,现任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译协翻译理论与翻译教学委员会副主任,曾参与《追忆似水年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等世界名著的翻译工作。1993年以及1998年两度获得由法国文化部颁发的“奖译金”。以下是北京翻译公司天译时代整理的许钧眼中是如何看待翻译这回事的。

  外国的经典文学著作在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的译本出现,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个称得上好的译者应该能够更好地使好译本融入当下,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语言上表达方式,这也是时势造新译本。另外在翻译追求的理念上,有主张回归本土派,有创造翻译的异化派,不同的翻译风格产生了新译本,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翻译被盗用的情况时常都有,一个人居然可以翻译五六个语种,那么此翻译家必不专业和专注用心。而对一个新译本进行炒作,或许是拼凑而成但号称最佳译本,这是有违翻译精神的。每一代法语翻译家都在进行努力,《红与黑》算是特别多的了,《小王子》有二十多个译本,这有点浪费了,那还不如把精力放在那些更值得介绍的当代作品中。一个好的译者能开拓一个作家在异国的生活,而如果一个译者把作者的翻译东拼西凑,那生命就被糟蹋了。

  翻译因书而异,我翻译文学名著,有的时候比较快,慢的时候也就一天一二百字。罗新璋翻译《红与黑》,每日只得三五百字,郭宏安翻译每天也就两三千字,这是常态,而实际越翻译越如履薄冰。因为对原文的理解是无止境的,而优秀的译者对语言的本身都有更高的追求。译本之间的质量相差很多,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郭宏安翻译的加缪都具有典范性。好的译本需要三关把守,“译者、编者、主编”,所以我说很多差的译本都是因为“三关失守”。译者本身错,编者不懂,主编更挑不出来,何谈质量?

  相比前辈,现在的译者责任更加重大。首先是选择什么样的作品进行翻译,葛浩文把莫言的书翻译成英文,他曾经提过,选择什么翻译是重要的,选择错了,就把这个国家在国外的路给堵死了。其次,一个翻译者要选择什么样风格的作品来表达,译者要具备知识性,避免产生误导。最后,一个翻译者翻译几十万字,难免要出错,重要的是怎么踏实地走好每一步,让原著更加贴近读者。

  我们并不排斥新的翻译个性和尝试,因为理解是无止境的,翻译本身也没有禁区,也不是非经学院培养的就比自学的强,作为译者,自己心里要有杆秤,时刻掂量自己。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