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1181
010-51652333

邓正来在社会上扮演着多种职业身份,他既是一位翻译家,也是一位学者,更是一位思想家。北京翻译公司认为,处于跟他相同年龄段中的人,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最有内涵的人:体制

当前位置:翻译公司 > 翻译知识 > 翻译家邓正来-一个特立独行的思想学者

翻译家邓正来-一个特立独行的思想学者

发布时间: 2009-10-15 10:20:35 浏览次数: 1845

  邓正来在社会上扮演着多种职业身份,他既是一位翻译家,也是一位学者,更是一位思想家。北京翻译公司认为,处于跟他相同年龄段中的人,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最有内涵的人:体制内、体制外,启蒙、改良,学术自救……但凡这个时代能有的故事,邓正来都曾经历过。他主持翻译的哈耶克巨著《法律、立法和自由》弥补了国内哈耶克其他论文翻译的空白。而他对法学理论的研究更是进行了开创性探讨。只是,他走得早。

  邓正来在中国的学术圈内向来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从1985年离开外交学院以后,长达18年的时间里,他不属于任何学术机构,常年过着“学术流浪汉”的生活。那时候,他属于北京的“三无人员”——没有户口,没有住房,没有收入。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92年他与学界的同仁创办《中国社会科学季刊》。在这期间,他也结束了蜗居于各个地下室的生活,住进了“六郎庄”一套农民盖的房子里。每年有众多北大、清华的青年学者到“六郎庄”跟他读书,他给每人制订了学习方案,经常在家里举办学术沙龙,“六郎庄读书小组”后来成绩斐然,许多现在卓有成就的学者张小劲、景跃进、郑戈、赵晓力、强世功等当时都是这个小组的成员。

  “读书人的一生,在学术追求中终结自己的生命,是最好的离开方式”

  “从查出病情住院到离开,一个月,才一个月啊……”女儿邓嘟子昨日上午更新了三条微博,追思与慈父的诀别。学者周廉回忆:“他女儿说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手术了,基本属于病入膏肓、无药可治。可当我们见到他本人时,却很吃惊,他虽然脸色不好、身体也很虚弱,但是精气神很好,对每一个朋友都照顾得面面俱到。邓先生即使到了最后也仍然保持着自己独有的尊严。”得知邓先生去世,他多年的网球对手——诗人阿坚回忆,邓老生前爱抽烟、爱喝五粮液、爱打网球。

  “哈耶克提出的是西方的问题,不是中国的”

  复旦大学高研院罗列的信息上,介绍了他的主要论著多达21部,主要译校作品有11部,参与主编的书刊达18种,主要学术论文有81篇。其中尤以他对哈耶克研究最为突出,评价他是“以一己之力将哈耶克推荐到中国,使得哈耶克在学界风靡一时,远远超出在法学,尤其是经济学界的影响,成为社会科学的必读人物”。邓先生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将研究的目光主要转移到中国社会的转型与发展上,还发表了诸多论文,对学界的影响深远,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