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翻译行业现状:稿费低的离谱

日期:2014-09-02 16:47:34    阅读:1390


  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获悉,在2014年3月16日早晨,享誉世界的文学大师毛姆、格林厄姆·格林的中文译者傅惟慈先生因病辞世;近日,翻译家许渊冲获得国家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昨日,70后知名翻译家孙仲旭又因抑郁去世……
  今年以来,这些频见报端的翻译家重磅新闻让不少人开始关心起当下文学翻译家这一群体。他们常年与文学为伴,生活一定充满诗意?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也有不满之处,比如文学翻译稿费过低。略萨作品译者在3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呼吁道:“我也希望媒体界能真正关注此事,呼吁一下,让文学翻译的这些情况有所改变。”
  近几年来,有关文学翻译稿费过低的讨论,多次见诸报端。“过去翻译一本书的稿费都可以在北京买到一个四合院,但是现在买一个厕所的角落都不够。”类似说法,也广为传播。在众多怀念孙仲旭的文章中,也有不少人提到当下文学翻译稿费过低的现状,引发众人共鸣。一种声音“他们只是叫好,忽略你的生存”
  著名微博博主“不加V”,29日晚在微博上对孙仲旭的去世发表感慨时说:“看了大家的叹息,才知道孙仲旭翻译了大部分文艺青年的精神食粮,且以他们喜爱的风格。可是,翻译的稿费一向很低,低到他只能兼职去做,却因大家的喜爱,而无法放下这份工作。你知道这感觉吗,别人都在做更省力来钱更快的事,而你为了别人的附庸风雅在做最贫穷最艰难的事,他们只是叫好,忽略你的生存。”这条微博也得到很多转发和评论。
  而一篇名为《勤奋谁来继承》的评论文章中,这样写道,“对孙先生最好的纪念,大概还是让文学翻译界多些少壮实干派,像他那样,不计名利地勤奋起来吧—我也深知,这并不现实。”一种无奈“稿费低得离谱,几乎30年没变化”
  赵德明是北京大学西语系西班牙语教授和博士班研究生导师,从事文学翻译几十年。他是最早把2010年诺贝尔文学获奖者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作品介绍到中国的译者。30日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他坦言,这些都属实,“文学翻译稿费如此低得严重不合理,已经到了离谱的地步了!这也是多年的老问题!以我几十年从事文学翻译的经验,稿费千字20—80元的标准,差不多已经30年没变化了。要知道这30年内,物价、工资都涨了多少倍啊!”
  赵德明教授还仔细算了一笔账,“从事文学翻译的人都知道,翻译千字的外国文学作品,需要多长时间?至少得有大半天。假如一本书10万字,稿费按照千字80元标准,最多稿费也就8000元(再交税后更少)。翻译10万字得好几个月呢。算下来,每个月最多也就挣一千多块。当下如果有人专职干这个,养家活口是很艰难的。”他坦言,“我的情况还好些。因为文学翻译恰好是我的专业。我的文学翻译工作,跟我的教学工作能结合起来。如果我不在大学里教书,单纯靠文学翻译生存,那肯定麻烦大了。”赵德明教授也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我也希望媒体界能真正关注此事,呼吁一下,让文学翻译的这些情况有所改变。”一种后果文学翻译清贫人才队伍青黄不接
  赵德明教授还透露,在当下的文学翻译界,人才队伍已经是青黄不接的现象,“稿费低得严重不合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年轻的翻译人才罕有专职从事文学翻译”。
  原因很简单:翻译者不能以此为生。少数愿意从事文学翻译的,主要是出于个人爱好,兼职从事。文学翻译从业者稀少,这让人很担心。赵德明教授还透露,在众多翻译种类中,文学翻译是最清贫的。“翻译其实非常热门。比如‘同声传译’这个活儿,一天的翻译费,能高达四五千。这在很多年轻人眼中都是香饽饽,为此挤破了头。但是文学翻译这块天地,就门前冷落车马稀了。”
  本文由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整理发布。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