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家文学翻译公司有藏语翻译?

日期:2018-04-03 15:47:43    阅读:951

语言翻译是人类在出产、糊口及社会流动中,为交流思惟感情,推动社会发展而产生的必定结果,是社会不断提高的一个表现。藏语翻译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发现随着吞弥·桑布扎创造了藏文,藏语翻译的灿烂历史随之开始了。 

哪家文学翻译公司有藏语翻译?  


文学翻译的共同特征是情感化和人物性格再造,而文学形态的多样性又赋予了翻译重建形式美的不同艺术品格。这三个方面便构成了文学翻译艺术审美的主要内涵,同时也赋予了翻译作为艺术的特殊品质。

影视剧脚本的翻译是文学翻译的一种特殊形式,其典型特征不仅体现了某个跨文化传播的人文品质,而且反映了文学翻译再创作的审美特征。而译制片是文学翻译和配音演员再度创作完成的艺术作品,要完成这种艺术作品,译者以为必需遵守以下原则:   

一、白话会话原则   

白话化是影视剧脚本翻译的最大特点,而这一特点恰恰反映的是影视翻译有别于其他翻译形式的特殊性所在。“信、达、雅”是传统的翻译准则,现在一般理解为“忠实、通顺”。影视剧脚本的翻译天然不能离开这一原则,但是如何实现“忠实、通顺”则值得研究。仅从通顺的要求来看,不免难免过于笼统,影视剧中人物对话的翻译不是借读者去慢慢阅读品味的,而是要转化为配音演员的声音,使观众在观赏的瞬间去理解接受。因此,仅仅达到文字上的通顺是不移的,还必需使之贴近糊口,使之易于上口,便于听懂。这样的译文,经由配音,才能与人物表情(包括口型)相吻合,才能终极求得天然、逼真的艺术效果。   

二、声画对位原则   

重建形式美是文学翻译进行艺术再创作的重要表现。译诗的原则就是再创诗的意境。剧本的翻译要考虑到其中停顿、节奏及动作、人物性格,还要琢磨俏皮话、机智语、幽默、言外意、潜台词。最后还要考虑到戏是上演的,还要上口。恰是这些要素赋予了剧本翻译力求重建舞台演剧形式美的品格。   

影视译制的结果至少能使观众闻其声、见其人,知道所说的话出自谁的口,这是最最少的要求。为此译文必需尽可能与原话字数相称,是非一致。译文过长或过短都会给配音带来难题,甚至影响破坏人物性格的塑造和情绪的表达。 译文在保证正确、生动、感人的条件下,力图在是非、节奏、换气、停顿乃至口型开合等诸方面求得与剧中人物说话时的表情、口气相一致,终极使观众闻其声、见其人,知道所说的话出自谁的口。   

严格地说,译制一部电影像填一首词,思惟内容天然不能更改,每句每行的平仄音韵也有了严格的限定。如果译者忽视口型化的规律,无论话语的轻重缓急,译文任长任短,意思对了就可以了,那么,这样的译文,假如拿去配音,好比,短句译得过长,配音只好加快节奏赶结果平静的心情变得焦虑不安,沉稳的性格显出浮燥轻率;反之,长句译得过短,配音只能放慢速度拖结果激动热情变得凝滞冷漠,干练坚决成了优柔未定,如斯等等。这表明剧本翻译不是简朴的解码、编码,也不是根据基本意思进行自由施展,而是一种切合原著的使语感得体的再创造。  

影视剧翻译 

三、雅俗共赏的原则   

通俗化的原则是要求在通顺的基础上力求语言靠近大众、清晰明白、雅俗共赏。通俗不即是低俗或清淡,大众化的语言有着极其丰硕的表现力,它能反映简单的思惟,也能表达复杂的情感,枢纽在于能否使之生动活泼、正确天然。所以,影视作品不仅仅是艺术家的艺术,作为一种大众传播媒介它自始至终都必需以普通大众为服务宗旨。  

四、人物性格化原则   

文学作品大都以塑造人物性格为特征。文学翻译的重要任务则是人物性格的再造。译者必需细心揣摩原作中描绘的各色各样人物形象及其言谈举止,把自己融入在作品的境界里,力求使原著中的各种人物和天然景色活生生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使观众得到艺术的享受。   

自西藏电视台译制部成立以来,译制影片大受泛博农牧民的欢迎,很多经典剧深入人心,广受赞誉。如连续剧《女奴》、《西纪行》等。最近几年,因为脚本翻译、审片的质量进步,配音演员的日渐成熟和综合素质的进步,也涌现了许很多多的优秀译制片,如《康熙王朝》、《亮剑》等。其中译制片《亮剑》的男主人翁李云龙的配音是很精彩的。因为二度创作翻译的正确和审片的严格把关,三度创作的配音演员能够很快进入角色,并牢牢捉住李云龙这个人的性格特征,将其人物的幽默语言、声音特色,原原本本地带到藏语配音中,使很多观众误认为李云龙还能说藏语,真正达到了言如其人的艺术境界。   

动人的故事由活生生人物的一言一行构筑起来,人物性格越光鲜,故事就越感人。光鲜的性格赋予了故事糊口的气味,使每一幅画面生动逼真,留给观众难忘的印象。正确掌握人物性格是保证译制再创作实现生动传神的枢纽。译制者只有正确掌握人物性格,才能在翻译、配音的创作中做到对号入座,真正达到言如其人,观众闻其声知其人的艺术境界。   

文学翻译

五、情感化原则   

情感化的原则,也就是说翻译要努力进入角色,设身处地,从人物内心深处掌握领会其言语的切当含义,从而使译文言而由衷,有感而发,具有真情实感。好的译制剧,观众为剧情所吸引,几乎感觉不到是经由配译而成的。这其中天然以译文达到真切感人作为先决前提。   

译制片《康熙王朝》中有个情景,皇宫四大重臣之一的索尼病入膏肓,无力辅佐朝政,却深知宫内危情,不得不向康熙皇上奏。片中,索尼几乎长跪在天子跟前,以万分激动的心情、急促的喘息声,向皇上诚恳进言。在译制片中,配音演员以同样之激情,带着一丝沙哑之声音,顿挫抑扬,振振有词,不但打动了皇上,也打动了所有观众,好像看不出再创作的痕迹,真正达到了真切感人的艺术境界。   

六、文化差异性原则   

藏汉语同属一个语系,但语族不同。首先,藏语是表音文字,而汉语是表意文字。其次,藏汉两个民族因生存环境、糊口方式、民族习俗以及思维习惯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这就是文化差异性所在。如解放前,藏族拍掌并不表示欢迎,而是挖苦别人,当然跟着文化的交流和民族的融合,缩小了一些差异。譬如,脚本中常常泛起自怨自艾的话语。“老天爷,你是否瞎了眼呢?!”但因藏民族多信奉藏传佛教,决不能怪老天爷,更不能贬低老天爷,所以不能直译。   

恰是因为这样的文化差异,翻译影视剧时应学会增译、减译或变译,其目的要把译文变成真正的藏族老庶民寻常糊口当中活生生的语言,而不是译者再创造的汉语式的藏语。很多年青的翻译,习惯把原文一字不差地死译,变成了典型的汉语式的藏语,即“新式藏语”。实在,这种笑柄的泛起,完全是由于个人高估自己的学识,没有养成藏民族谦虚谨严的治学立场。汉语的理解和藏语的表达,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进步。认为别人能我就能,把剧本翻译当做一件很轻易的事,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是国内专业的影视翻译公司,我们在此领域都有非常丰富的翻译经验,且得到客户的一直好评。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的翻译资讯及翻译报价方面的问题,可以来电咨询或在线咨询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全国服务热线:400-080-1811.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