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公司告诉你书籍翻译的名称该怎么翻译

日期:2018-04-03 16:00:48    阅读:769

近年来,随着中外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许多文学作品的翻译成为了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外文出版社使用18种文字,每年出版500至700种图书。其中英文图书100多种。把一份中文稿件译成外文,再制成一本完整的书,工序繁杂,要求良多。那么,书籍翻译中的书名如何翻译呢?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为您指点迷津!

书籍中的书名怎么翻译?

据了解,在出书出产环节上,英美发达国家的出版社在封面上花的工夫极大。一个书名往往在全书定稿之后仍旧迟迟确定不下来,可见书名的重要性。确实,翻译一本书,翻好书名是枢纽的一环。 

放在我们译员眼前的通常是已经确定了的中文书名(文学著作不属此处讨论的范畴),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在忠实原意的条件下把书名译成符合英文读者习惯,轻易引起他们对一本书爱好的英文书名。这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首先要求译者对全书的内容有比较透彻的理解。这样才能为自己开辟出翻译书名的流动余地。其次,翻译书名时要留意下面几点: 

1、要捉住中文书名的核心内容,凸起主题,吸引读者的留意力。好比:外文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薛暮桥的专著《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题目研究》一书的内容就是把中国的社会之义经济作为一个整体课题来探讨,有理论,有实例,有数据,并非只讲有题目的方面。英文书名定为China's Socialist Economy省去了"题目研究",从而既醒目,又使该书享有其应有的权势巨子性。 

即使一些权势巨子性很强的中文学术专著,其书名也往往含有"初探"、"简介"等字眼。中国每年出版几万种中文书,能译成外文的一定是同类书中价值较高者。这些字眼是可以去掉的。 

1987年出版的邓小平同道所著《当代中国的基本题目》是这类书中另一个例子。最初,曾考虑把书名定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续编)》(因在此之前,于1984年出版过同名的小册子。)这种口号式的书名不能一目了然地点出一本书的核心内容,起不到匡助读者捉住主题的作用。后来,决定英文书名为 Fundamental Issues in Present-day China. 

《齐白石画集》是我国用外文出版的第一本齐白石作品的高档画册,收集了1883年至他1975年去世70多年间的精品,其中不少是第一次发表,其艺术赏识价值和研究价值都很高。然而,齐白石究竟是去世多年的一位中国国画画家,西方对他了解未几。因此,更需要书名能匡助潜伏的读者了解齐白石其人其事。假如仅仅把中文书名译为Selected Paintings of Qi Bashi,很难让人知道这位画家的特点;且不说他的姓名令外国人难以发音。英文书名采用了齐白石对自己作品的概括性的评价:"似与不似中间"这句话,把书名主标题定为Likeness and Unlikeness,副标题才是Selected Paintings of Qi Baishi。

 

图书翻译

2、适当增加文字,使英文书名对读者更具有吸引力。在良多情况下,中文书名几个字就正确地先容了一本书的主题。但直译给外国读者,往往使他们产生一种深奥莫测;不知所云的感觉,也就很难使读者在浩瀚的书海中对这本书表示出特别的爱好。反之,加上几个字,有时甚至不惜几行字,会使一本书的主题明了,轻易引起读者的爱好。简朴的例子有《徐悲鸿的生》,译为Xu Beihong-Life of a Master painter. 

外文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人英文书名主标题为 Years of Trial, Turmoil and Triumph,副标题为China from 1949 to 1988,这个书名间隔《简史》这一中文书名稍远了一些,但没有违反新中国40年历史这一主题。利用主标题凸起了4O年各个阶段的特点,通过副标题对本书的时间跨度作了说明。 

《中国海关秘档》一书共四卷,长达360万字,主要内容是1874年至19O7年之间占据清朝海关总税务司要职的英国人赫德与其伦敦办事处主任金登干之间的信件和电报往来,是了解西方列强控制中国以及旧中国半殖民地性质的一部重要参考书。美国的费正清教授曾得到1000多封信件,于1972年出版了主标题为Inspector-General in Peking的两卷本。我们这一套比费正清的一套多三分之二的内容,具有更强的权势巨子性和学术价值。假如直译中文书名,很难让人搞清这是一部关于哪个时代的中国海关的什么秘要档案。故英文书名主标题译为 Archives of China's Imperial Maritime Customs(通过 imperial一字说明这是历史资料),副标题为 Confidential Correspondence Between R.Hart and J.D.Campbell1874--1907。这样使该书的内容一清二楚。 

在中国,彭德怀元帅可谓有口皆碑,但西方人对他知之甚少。因此,《彭德怀自述》这个书名绝对不可简朴照译。经由反复推敲并吸收了外国书名的特点,英文书名定为Memoirs of A Chinese Marshal--A Cultural revolution "Confession" by Marshal Peng Dehuai(1898-1974), Covering his Career from Services in China's Warlord Armies to Command of the Chinese Peoples's Volunteers in Korea。所谓自述,实际上是"文革"期间被边写的'交代材料"。对此,书名作了解释,以期引起外国读者的爱好、书名还点出他曾在军阀步队中从军,又曾在朝鲜与美国人作战。固然这两点未能最全面地表现他的戎马一生,但是最轻易引起西方英文读者留意的内容包括进来了。作为书名,显得过长了一些,但却比较清楚并仍旧不失简练地告诉了读者这本书的主题内容。 

3、不顾英文阅读习惯,直译中文书名,必定失败。在这一方面,实例也良多。好比:《陈毅与赣粤边根据地人翻译为Chen Yi and the Jiangxi-Guangdong Base Area, 人名加地名六个汉语拼音堆在一起,怎么能指望一般外国读者知其所以然! 

又如,《中国大足石窟》译为 Dazu Grottoes.《永乐宫壁画》译为 The Yongle Palace Murals。译文完全没有反映出两地在文化艺术史上的重要性及其特色,就连是属于中国的这一点也没反映出来。 

为了匡助学习汉语的外国人学会使用中文字典,曾出版了一本名为《笔形编码查字》的工具书。英文书名译为 The Stroke Encoding of Dictionary Consultation。不要说外国人,就连中国人看了这个书名也未必猜得出这是一本讲什么内容的书。 

 

书籍翻译

以上是这一类题目中最简朴的几个例子。这种完全是中国特色的词汇翻译起来既难又不讨好。同时,又是中译英工作中不可回避的题目。我们但愿翻译界能找出一种有效的协作方式,及时地解决这方面的题目。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的翻译资讯及翻译报价方面的问题,可以来电咨询或在线咨询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全国服务热线:400-080-1811.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