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一概而论

日期:2014-04-10 09:04:42    阅读:1564


  谈到人名的翻译,其实不能一概而论‘正如奈达博士所 说,翻译时,必须心中先想想译成以后的对象是谁,作用是什 么。人名的翻译,至少得分成新闻翻译、文学翻译及一般民间 私人姓氏的翻译三大类来处理。
  新闻翻译为了表示电讯中涉及的人物是个外国人,译名 不妨尽量选用一些不像中国姓名的汉字,以免引起混淆,当 然,必要时须作出适当的调整。
  文学作品中的人名却不必也不可能丝毫不变,墨守成规, 一切依译名手册来翻译。原作者为了达到某些文学上的效果, 往往煞费心思才想出一个恰当的名字来。假如原著中,作者塑 造了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子,名叫Patricia,译者为什么不可 以译成“帕翠霞”而非译成“帕特里夏”?Thomas Hardy有一篇 小说《The Withered Arm),其中提到一名富农的新欢名叫 Gertrude,这名女子貌美如花,连丈夫也称她为“my pretty Gertrude",假如按译名手册硬译为“我那美丽的格特鲁德”, 还有什么美感可言?
  环顾中国内地,某些年轻的翻译工作者翻译文学作品中 的人名时,似乎也有这种统一规划的倾向,这种做法,倒是省 事省力,不必多花心思。其实真正有水平的翻译家是不会这么 拘泥不化的。傅雷翻译巴尔扎克的《高老头》中几个重要角色 的名字,都下过一番功夫,尤其是把伏盖公寓中的Vautrin,译 为“伏脱冷”,更完全将这名逃犯冷酷狡猾的特性勾划出来了; 另一名译者居然把这江洋大盗译成“伏德昂”,这就大大违背 了原作者的本意。
  至于一般私人姓名的翻译,更应视个别情况而定。有许多 外籍人士学习中文,愿意有个道地的汉名,原是无可厚非的 事。笔者有名法籍朋友姓Biais,译成中文,正好姓“卞”,谁知 后来往中国经商,内地翻译录硬要把译名改为“比也斯”,仿佛 姓“卞”变成了诗人卞之琳本家,是不合规章的事。其实法语这 最后的“s”根本不发音,译成“比也斯”是个错误,再说,翻译私 人姓名时着意规避中国姓氏,也是没有必要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