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良苦

日期:2014-04-14 09:19:53    阅读:1761

  原著以主人公为名,前面倘若加个小小的修饰词或称谓之类,间题就更大了。Fitzgerald的《The Great Gatsby),先后就有王润华的《大哉盖世比》,朱淑慎的《永恒之恋}),乔志高的 《大亨小传》,以及范岳的《大人物盖茨比》等多种译本。王译本 的书名表面上是最“忠”于原著的,却使人想起什么“盖世霸 王”之类的角色,与原著主人翁Gatsby的形象大有出入;朱译 本的书名译得太浪漫、太含糊,题意表现得不够明确;范岳的 译法略嫌呆板;乔志高所译的《大亨小传》一名,既表达了原著 的本意,又符合中国传统文字中对仗精简的特色,可说是神来 之笔,也是书名翻译中少见的佳作。
  现在我们再来谈谈另一个书名翻译经典之作:傅雷翻译 的《高老头》。这本书的原著是法国大文豪Balzac的代表作《 the Pere Goriot》,先后有穆本夫的《勾利尤老头子》和傅雷的 《高老头》两个译本,其中的傅译本已经在我国成为最畅销的 翻译小说之一。(韩沪麟于一九九三年重译出版了“Le Pere Goriot"一书,但书名仍沿用傅译的《高老头》)。
  我们先不必争论一个翻译得琅琅上口的书名,对该书的畅销与否,到底有没有帮助,我们在此只着眼于《高老头》这书 名是否翻译得精确妥帖的间题。
  在罗新璋所编的《翻译论集》中,有一篇文章:曹聪孙的 “关于翻译作品的译名”。文中说道:“直译,是以准确还是以通俗为标准?如果拿准确来要求,一那么巴尔扎克的《老戈里奥》 (或《戈里奥老爹》)就不好译为《高老头》。”这篇文章的作者似 乎以为用“老”或“老爹”两字就可以准确无误地把法文中的 pere”一字翻译出来。谁知法文的原义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在 法文中这“pere”一字,假如冠在姓氏之前,往往是用来称呼一 个上了年纪,但由于社会地位低微,不值得让人尊为“mon sieur"(即“先生”之意)的人,因此在意义上正好符合中文里的“老头“,绝不是什么“老爹”之意。相反,巴尔扎克另一部小说 中的“葛朗台”就是首先让人称为“pere",发迹后才改称为 monsieur”的。
  傅雷之精通法文,.翻译书名时之用心良苦,由此可见一 斑。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