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的翻译

日期:2014-05-01 11:21:57    阅读:1542

  植物名称是最难翻译的,乍见一个外文字,倘若根本不知为何花何草,翻字典、找插图、查种类、寻产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有时候翻译起来仍然一筹莫展。
  下面举个实例。
  加拿大诗人布迈格前来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作客。客居期间作诗一首,咏诵新亚有名的“云起轩”,诗中提到轩外花木林立,计有bougainvilea ,mimosa及magnolia等。这首诗英译中时,bouganvilea及magnolia都不成问题,分别译成九重葛及木兰树就行了,唯独这mimosa,麻烦就大了。
  那位负责中译的译者相当负责,译文也畅顺可喜。可是诗 人提到mimosa像在轩外站岗,挥舞着一枝枝黄色的旗帜。根据字典,mimosa是“含羞草”,而译者也就顺理成章译成含羞 草。然而含羞草给人的印象一向如腼腆少女,平时俯伏在地, 娇柔无力,又怎么会“站岗"? 又怎么会“挥舞旗帜”?
  于是,遍查手中字典,包括动植物名词辞典、生物名词辞典等,得出的答案,都不能令人满意。普通所谓的英汉大辞典中有关mimosa一字,都只列出“含羞草”一义,较完整的辞 典,才列出mimosa为“含羞草属植物”。王同亿主编的《英汉 辞海》解释得最详尽,说mimosa乃“含羞草属,一个乔木、灌 木和草本的属……花小,白色或粉红色”。总算弄清楚了,mimosa可以是一种树,但为什么没有中译名?为什么没说花是 黄色的?
  最后,只好请教植物专家。据专家说,香港常见的mimosa 树,乃mimosa invisa,即“巴西含羞草”,其实是一种叶带羽状, 花呈黄球的灌木。至于为什么分明是一棵树,却译成了草?专 家说,早期翻译者混淆不清,也有将草译成树的,这可真是草木不分了。
  既然mimosa没有适当的中译名,把上述诗作中那一句 勉强译成“站岗的含羞草树”气岂不有损原作的诗意?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