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与常青树的翻译

日期:2014-05-02 11:32:36    阅读:1561

  翻译时,将枝叶扶疏的树木,名之为草,后面再勉强加个 “树”字,如“含羞草树”,实在不是一个妥当贴切的译法,但是 既然辞典及专家都帮不上忙,译者也难以自创译名,或避而不 译。
  在某些情况下,原文中遇见的一些植物名称,在译文里有 很现成的说法,却不一定要字字对译。
  以花喻美人,是中西文化共有的传统,只是中国人所用的 花卉,与西方极不相似,每一种花卉,在一个文化中含蕴的象 征意义,是很难过渡到另一种文化中去的。中文里好以牡丹、 梅花、莲花来比拟女子的气质,例如说牡丹雍容华贵,红梅美 艳冷傲,莲花则清丽脱俗,然而这种比拟法,在西方文学中极 为少见。西方文学中最常颂咏的是玫瑰。但翻译时,遇见rose 这个字,是否必须一成不变译成“玫瑰”呢?
  几年前,在报章上有一篇文章,提到英国一位年届七十高 龄而仍然风华绝代的名媛闺秀,标题就叫做“The Indian Summer of an English rose"。如果照字面直译,就成为“一朵英国玫瑰的印第安夏天”,中国读者看起来简直莫名其妙,不 知所云。
  Indian Summer其实是指晴暖宜人的晚秋,转喻一个宁 静愉快的晚年;English rose是指曾在英国社交界名颂一时的 美人,标题的意思是说这位名媛青春长驻,如今已七十高龄, 仍然是英国社交界的“长青树”,这么一来,“玫瑰花”就变为 “长青树”了。
  翻译时,“花”可译成“树”,正如“红”可译为“绿”,(见 David Hawkes译《红楼梦)})、“非”可译为“是”(问答句中, "No”有时应译为“是,’)一般,译者必须心思灵巧,不能墨守成 规,就是这个道理。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