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用语”中的翻译问题

日期:2014-05-08 11:19:44    阅读:1515

  香港本地有许多特殊的用语,在译文中出现是很要不得的,例如把basement译成“地牢”(真正的“地牢”在英文中是 "dungeon",与“地下室”无关)。在译文中胡乱增添本地的“地方色彩”,除了有商业目的的广告翻译之外,实在是不足为训的。
  闲时打开电视看看香港配音的外国片集,往往可以看到 一些可笑的现象:例如荧光屏上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在嚷肚子饿,说要吃一碟“牛肉炒河”;病惬惬的中年胖妇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些都是电视台为了吸引本地观众而作出的“调整”,严格来说,根本算不得是原版对白的字幕翻译。电视台似乎认为对白必须“本地化”,才能与观众打成一片。
  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还发现,翻译时另一种极端的做法,却是在译文中尽量增添“西、 洋、番、胡”等字眼,以确保读者明了译文中所指的事物是来自西洋的,只要看西芹、洋葱、番茄、胡萝卜等几种蔬菜的名称, 就可以得见。其实原文中倘若某甲邀请某乙吃一顿simple meal,我们大可以译为“便饭”,而不必一定译成“简餐”;a piece of cake,是“一块蛋糕”,而非“一件西饼”;prune是“梅脯、梅干”,而不必说是“西梅”;还有grapefruit可译成“葡萄袖”,不必一定译为“西袖”。读者看译文时,明知发生情节的场景在外国,又何需译者不断地以“西、洋”等字来提点呢?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