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的使命感

日期:2014-05-16 18:37:49    阅读:1647

  1996年4月1日~3日,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主办 了一个颇有规模的研讨会:“翻译学术会议——外文翻译研究与探讨”。
  这次学术会议以“文学翻译、翻译理论、翻译出版”为主题,应邀出席的有海内外知名学者专家以及翻译界前辈名家四十多人,与会者超过一百名。三天会期中,大家尽情发言,热烈讨论,对有关翻译的种种问题,提出了不少崭新的观点。
  作为会议主持人,我最觉得深受感动的就是弥漫全场的热诚与投人。与会者不论是译坛宿将或后起之秀,对翻译都抱着一种坚定不移的使命感,明知译途漫长,偏要凛然上路。
  会场中有多少名家都尝透翻译的个中甘苦。林文月十载岁月译《源氏物语》;余光中废寝忘食译《不可儿戏》;高克毅为 《天使,望故乡》费尽心血;蔡思果为《大卫·考勃菲尔》而翻破字典,吃尽苦头;罗新璋为译《红与黑》每日黎明即起,伏案苦 干;萧乾与夫人文洁若为译《尤利西斯》不眠不休,艰苦奋斗; 另一位译者金眼也为《尤利西斯》的翻译而备尝艰苦,耗费了十多年宝贵光阴。
  蔡思果曾经自喻在翻译中所遇到的困难,比关羽过五关还甚。其实,翻译家的使命感就是分种原动力,使他们翻译时, 好比义薄云天的关云长护嫂千里走单骑,明知路途遥远,险阻重重,但过五关、斩六将,锐不可当,又何俱之有。
  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认为,这些翻译家之所以能在译途上自我鞭策,努力奋进,并不 是因为自虐成性,而是因为各自心中都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 促使他们迈步向前,永不言倦!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