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标准

日期:2014-05-22 18:17:32    阅读:1690

  “信达雅”翻译标准是我国著名翻译理论家和实践家严复于1898年在 《天演论·译例盲》中提出来的,从此,《天演论。译例言》成为我国近代翻译科学的开篇之作.这标志着我国古典翻译理论的结束,近代翻译科学的开始。
  严复说:“译事三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顾信炙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首先应当说明严夏的 信达雅是有感于翻译之难而发,无可诽议。后人基于严复的 精辟见解而将之做为翻译标准,也是无可诽议的.
  严复首标 “信”义就是 “修辞立诚,”或 “译文意义不倍本 文”.严夏次标的 “达”义就是 “辞达而已”,即 “词句之间, 时有所颠倒附益,不斤斤于字比句次”。而“信”与“达”的 关系则是:“此在译者将全文神理,融会于心,则下笔抒词, 首善至备。至原文词理本深,难于共喻,则当前后引衬,以 显其愈。凡此经营,皆以为达;为达,即所以为信也”。这是从内容和语言形式两个方面厘定了翻译标准。主次分明,这 无疑是正确的。有人说严复过于崇尚达字而割裂了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将本末倒置。然而他却忘了严复首先说的是 “求 其信已大难矣”,然为才“顾信矣不达”。为了树自己的标准, 而不顾事实的做法是要不得的。
  严复最后标定的是 “雅”字。即 “信、达而外,求其尔 雅”。他指出 “雅”有两点内容:其 一是 “期以行远”,即 “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可见,只有 “有文”的译文才能长 久地流传下去,而 “无文”的译文就会为历史所淘汰。立意 是正确的。很难想象,一部晦涩难懂的译品会流传干古。其 二是 “实则精理微言,用汉以前字法句法,则为达易;用近 世利俗文字,则求达难”。严复的着眼点在 “为达易”和 “为 达难”上。但联系他的翻译实践,我们不能不说 “用汉以前 字法句法”进行翻译是他的一贯做法和主张。正因为如此他才将 “自由竟争”、“生存斗争”译为 “物竞”,把 “政治偏 见”定为 “政惑”等等,一味追求译文文字上的 “古雅”、 “典雅”。他的依据是 《论语》上所说的 “雅言”:“子所雅育、 《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可见,这是当时翻译理论和 实践中的一种复古主张,所以瞿秋白说严复“译必信达雅,文 必夏殷周。
  正因为严复提出的“信达雅”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以后的翻译家们才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 “信达雅”修正案,如“倍达化”、“信达切”、“信达好”等等,不一而足。不过这些修正案不但末能立足下去, 反而突出了 “信达雅”的光辉。许多专家和学者都明确表态 “主张严复的 ‘信达雅'作为翻译标准”(郭沫若语)。“近人严复,标信达雅三义,可谓知言”(梁启超语)。
  我们主张以严复的 “信达雅”为翻译标准。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认为这是因为① 言简易记,②主次分明,③渊远流长,④影响巨大,⑤ “信 达雅”三字凝聚着历代翻译家的心血。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