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学家英语翻译经验:绝句律诗英译难

日期:2014-12-30 17:00:00    阅读:1534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表示,中国诗歌是汉语之美最集中的体现,兼具文字之美、音律之美与意境之美的中国诗歌在海外传播中,如何兼具信、达、雅是每个翻译家为之努力的命题。生于1924年的马悦然先生是著名的汉学家,并在欧洲以及澳洲多所大学教授中文与文学翻译达40余年。在多年的翻译历程中,马悦然对中国诗歌翻译颇有心得,堪称大家。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整理了汉学家英语翻译经验分享给学员,希望在今后的英语翻译服务行业里越走越远。
  四声平仄无对应
  即便是堪称学界翘楚的马悦然面对中国诗歌的英语翻译,也坦承有其固有的困难。“无论多么熟练的翻译家也不能把绝句和律诗的诗律翻译成外文”。而这是基于中国诗词的固有特点造成的。汉字的四声在中国古典绝句和律诗中起的地位十分重要,而外文却没有声调,因此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平仄在翻译成外文之后,自然也就无法表现。
  格律对偶难对照
  具体来讲,古代的汉语是一个单音节的语言。因此,每行的停顿有一定的位子。比如,在五言绝句中,停顿在每行第二个音节后;而七言绝句,每行则有两个停顿。在第二个音节之后,有一个比较短的停顿,在第四个音节之后,有一个则有个比较长的停顿。那种一致的现象当然也译不过来。因此,“律诗里头的那非常精美的对偶的句子也不容易译成外文。”
  马悦然举了一个更为贴切的例子,“杜甫的‘蝉声,积古寺,鸟影,渡寒塘’你只能译成“A cikada‘s sound gathers in the old temple,a bird’s shadow crosses the cold pond”。这段译文当然对不起杜甫的原文。在马跃然看来,“词和散曲比较容易译成外文。”虽然平仄的对比译不出来,可是长短句的节奏比较容易模仿。”
  长短句巧译古诗
  虽然,翻译家在把中国非常整齐的五言古诗和七言古诗译成外文的时候,简直没有办法反映原文的结构和节奏。但英国著名的汉学家兼翻译家阿瑟·韦利(ArthurWaley)翻译五言古诗和七言古诗的时候,用一种托马斯·艾略特(T。S。Eliot) 和 E。 庞 德(EzraPound)都很欣赏的节奏。这个形式中,译文用一个读重的音节来相配每一个中文的音节。译文读重的音节之间会出现一个或者几个读轻的音节。因此,译文的句子比原文的句子常常长得多:“十五,从军征”可以译成英文的“At the age of fifteen I followed the armya’field”。我们同样的可以把“少小,离家,老大回”译成“As a very young boy I left my home,as a very old man I return”。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严格的对仗,却用共通的道理在英文的语境中表现了中国古典诗歌的格律之美。
  以上就是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对汉学家英语翻译经验的分析,希望对学员增加翻译经验有所帮助,更多人来喜欢英语翻译这个行业。带动着翻译服务行业的发展。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