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建立全国首个行业内同声传译团队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2150

以下信息由天译时代翻译公司【同传翻译】部提供

“武钢的全拼是什么?”在会议的现场,不断有新名词飞奔而入。同声传译员用飞快的速度,摁下了消音键。身后的搭档瞬时接应:WISCO。

同传箱周围是棕色的玻璃。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同传箱里,能看到许多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外走动。隔音玻璃隔开了外面的声响。声音就通过会议室的话筒,传到徐辰的耳麦里。通过面前的麦克风,将声音散播到会场。

在本世纪初,宝钢人才开发院就开始酝酿策划培养宝钢自己的兼职专业同传队伍。2006年,宝钢先后培养了两批同传队伍。作为宝钢内部培养的同声传译员,徐辰和马永柱先后经历了自己“同传生涯的第一次”,做宝钢国际钢铁年会的同声传译。虽然两人做足了工夫,但初次做同传的紧张还是前所未有。马永柱的大脑始终处于缺氧状态。持续不断的深呼吸也无法平稳紧张的神经。

同声传译是一门绞尽脑汁的工作。两种语言同时进入大脑,然后进行瞬时切换。戴上耳机,就能听到会场信息的即时传递。按下翻译键,两位同声传译员把另一种语言传到会场。同传箱是一个隔绝外界声音的密闭空间,翻译箱里的一句废话、一声咳嗽都可能搅局。

目前,世界上95%的国际会议采用的都是同声传译的方式。讲者连续不断地发言,而译者是边听边译,原文与译文翻译的平均间隔时间是三至四秒,最多达到十多秒。译者仅利用讲者两句之间的空隙完成翻译工作。对翻译者而言,就需要“闪电般的思维”。同传翻译员的训练中,重要的一堂课,就是“一心两意课”。这项工作必须耳朵和嘴同时工作,而大脑高度集中,不得有一时半刻的“断档”。

在同传箱里有两个搭档,这两个搭档交替翻译。在一个人翻译时,搭档在旁边无声地提示。徐辰的性格内敛,马永柱和汪瑾都是快人快语的性格。神奇的是,几次接触之后,搭档性格也会被神奇地调和,徐辰开朗了些,而外向的搭档也稳重了不少。

热情理性文化过滤

核心技术要模糊处理

你总以为西方人很奔放,跟你握手拥抱,无话不说。同声传译员在高高在上的同传箱里看得一清二楚。

中西方文化碰撞始终是一道瑰丽的风景。在日常人际交往中也是如此,中国人喜欢讲人情,一旦看得“顺眼”就喜欢跟人称兄道弟,热情得不分彼此。而西方人并非如此。一遇到关键问题,在西方人的世界里,理性就占了上风。尤其对关键的技术,他们会绝对咬紧牙关。“他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底线,不会把最重要的东西透露出去。”

在一次论坛的翻译中,两个年轻的同传员就直面了“热情的中国人”和“理性的外国人”。他们成了冷眼旁观的第三者。在中外两位嘉宾的对话里,热情的中国人会把了解的信息悉数倒出,包括数据、资料……在宝钢工作多年,徐辰和马永柱对钢铁行业了解颇深。这些听来平铺直叙的背景资料,和一些波澜不惊的技术研发概况,却关系到中国钢铁行业的发展。台上的中国嘉宾热情焕发,甚至开始“掏心掏肺”,马永柱开始暗暗着急。

一秒,两秒……会场里的数千人等着他的翻译。十几秒钟一晃而过,头脑里无暇裁决是非对错。马永柱当机立断地用了“迂回战术”,将这些核心的技术资料,用一些模糊的词语带过。“即使中国人很热心,外国人也未必领情。就像他们西方人介绍自己的技术那样。”

“这应该是一种性格问题,不过这种讨人喜欢的性格在这个场面却不合时宜。“两位”冷眼旁观者在思考,“如果这个会议是一个不懂行的翻译做同传,按照大白话照翻,那中国人就难免好心办坏事,要知道,他们知道了你的底细,也绝不会认为是你的慷慨。”

这项工作让他们拥有了遍布全球的朋友。会场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各类人,表达着五花八门的特质,翻译现场的各类“西洋镜”也是别有一番情趣:瑞士人对一个细枝末节的问题,会和孩子一样地较真。有人会了一个技术问题而当众拍板。而德国人则非常严谨,会对前一句话和后一句话的逻辑斤斤计较。

“中国人则格外宽容。”这是马永柱在会场里最有趣的发现。即使别人的问题开了无轨电车,让同传箱里的翻译员都忍不住发笑,而嘉宾也会客气地说“谢谢”,然后耐着性子回答,哪怕答案和问题也风马牛不相及。

会场杂家客串司仪

英语是同传最不适合的专业

他们在会场里“不见其人只闻其声”。让徐辰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也成了会场的“救火队员”。在一次国际会议上,上半场最后一次发言结束,而主持人却忘了宣布茶歇,会场按兵不动。

徐辰立刻在同传话题里接下了主持人的串词“让我们再次以掌声感谢嘉宾的精彩发言,上半场发言到此结束。请嘉宾们享用茶歇。”主持人这才恍然醒悟,自己“晾”下了这个场子。

在会场里,往往集聚着行业内的顶尖人才。要传递这些高深的智慧,得顺着思维的脉络行走,否则就难免遭遇迷路。

这样的“救场”更多需要专业知识。不少嘉宾们的英语发音残破不堪,而会场的提问环节五花八门,也会遭遇千奇百怪的口音。日本人的发音受到日语外来语的影响,所有的发音不带任何翘舌音。而印度人的发音会带上疯狂的卷舌。而这些“漏洞”都只能通过同传去修补。

在一次翻译当中,马永柱就碰到奇怪的发音,他只能倾尽全力去捕捉他们的关键词。从他们模糊不清的发音里,马永柱辨别出,这是一个不锈钢领域的核心技术。工科出身的马永柱知道这些关键词的来龙去脉,按照其中的规律,推测出大概的情况。马永柱当时有些心虚,老外们倒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做救火队员,必须是‘杂家’”徐辰对此感触颇深。他们参与翻译的大型活动,大多是钢铁行业的论坛。论坛里会涉及到一些专业知识。在这个团队里,二十多个人有不同的专业背景,外语、冶炼、轧制、材料、环保、计算机、财经……在英语专业的徐辰看来,英语恰恰是最不合适做同传的专业之一。因为同传需要一个专业领域的“半专家”,而不仅仅是一个“翻译匠。”

翻译员们时常进行头脑风暴。在一次关于前财长的讲话之前,大家围聚在一起讨论前财长的发言内容。不同专业的人随心所欲地“各抒己见”,有的提出经济上的新概念,有的提出全新的政治格局。在这次头脑风暴中,几乎“命中”了财长的全部发言。

半路出家学无止境

就怕失误引发会场骚动

作为国内钢铁行业的第一支同传队伍,他们也属于“半路出家”。选拔采取严格的淘汰制,负责宝钢人才开发院的鱼福根老师可谓是他们的“伯乐”,这支队伍的幸运者从众多优秀者里层层筛选脱颖而出。经历了四个月脱产的培训,他们在国际会议中走马上任。

两个半路出家的年轻人和同声传译结下不解之缘。在这种“瞬间传递”中,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同传不允许失败。”两个人的回答斩钉截铁。在同传中,如果出现失误,只能“将错就错”,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及时地“宽恕”自己。“只能用强大的心理素质来支撑”。徐辰笑着说。而一次次的锤炼,让他们迅速地成熟。

现场提问环节常常蹦出很多突发状况。尽管事先做足了功课,同声传译员仍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一个名词是COREX,指的是环保冶炼的新工艺。当时,徐辰对这一个词语闻所未闻。

“不能慌”,同传箱里鸦雀无声,耳边的语音仍在继续。徐辰来不及多想,继续捕捉着听筒里的信息,一个又一个词语从耳边滚过。“这是一个绿色环保的炼铁新技术,它的主要特征是……”徐辰尽力地平稳着自己的声调,让人听上去不至于惊慌失措。

同传的效果也会在会场里显现出来,一旦同传出现了失误,在会场上就会出现坐立不安的人。徐辰望了一眼玻璃窗外的与会者,会场里非常平静,翻译稳稳当当地进行。会话结束,自己已经大汗淋漓。

他们不是科班出身的同传专家,在高强度下飞速地开动脑力,在紧急状态下智慧和灵感迸发……“爽!”每一次同传的片段,徐辰都津津乐道。

他们等待着下一次同传。等待着五湖四海的头脑一同碰撞。从这些仅有一面之缘的朋友里,他们正在锤炼自己,也试图解读自己的民族性格。他们一时找不到答案,但他们知道,开启语言这扇窗口,世界正渐渐清晰。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