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语翻译家林一安:至今还未读懂博尔赫斯

日期:2015-08-10 17:21:23    阅读:1431

    翻译家林一安认为,博尔赫斯的文字博大精深,直到今天,我们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详细整理了西班牙语翻译家林一安对博尔赫斯的看法和理解。
  对老版做了很多修订和补充
  马尔克斯虽然与略萨的关系不好,却同样喜爱博尔赫斯,他说:“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买的唯一的东西就是《博尔赫斯全集》。我把这套书放在手提箱里,随身带着,打算每天取出来阅读。”除了对拉美作家的影响,卡尔维诺、库切、厄普代克等也很推崇博尔赫斯。
  在中国,这位“作家中的作家”也深刻影响了80年代中后期的马原、余华、格非等“先锋派”小说家。1999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由林王永年、林之木西班牙语翻译的三卷(五册)《博尔赫斯全集》,这是国内最早的中文版全集,此后于2006年再版,台湾商务出版公司于2002年推出了四卷本《波赫士全集》,沿用了王永年等人的译本。
   分册出版保持作品原貌
  译文版《博尔赫斯全集》预计分三到四批出版,第一辑将于8月3日在全国上市,收录了16部作品。在浙江版的基础上具体做了哪些修订、补充?赵武平说:“比如说博尔赫斯的首部小说作品《恶棍列传》中,就讲述世界各地‘恶棍‘的故事,其中关于中国清朝的女海盗郑寡妇,之前版本中翻译为‘金寡妇’,其实这个女海盗应该是郑寡妇,这在广东等地的地方志中都有详细的记载,我们的编辑也查阅了大量史料,咨询了西语专家。”
  另外,补充的作品也不少,赵武平说:“这里面有博尔赫斯的讲座,还有一本非常有关的《虚构的动物》(又译为《想象中的动物》),这本书很有名,反映博尔赫斯小说中虚构、玄学的一面,在国内却从来都没有出版过。前些年,这个名字被国内的一个作者用了,出了一本书。还有《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中的部分文章,我们发现原来的版本漏译了,这次也将收录到全集中。”
  这套全集将根据书名分册出版,这也使得总体的价格大幅提高,仅第一辑就400多元。责任编辑周冉解释说:“我们分册出版主要还是希望保持博尔赫斯作品的原貌,如何进行简单的合集处理,不利于呈现原貌,同时这也方便读者的阅读。”赵武平补充说,收录的博尔赫斯作品总计约60种,大概分40余册出版,“他有一些诗歌比较短小,翻译成中文就更短了,这部分进行了分类、合并成册出版。”
  翻译家林一安 按时间编排更便于研究
  西班牙语翻译家林一安先生是1999年浙江文艺版《博尔赫斯全集》的主编及译者,这次译文版中也采用了他的译文。他对京华时报记者说:“浙江版出版时,所有译文我都看过、改过,浙江版做得很用心,但我对分类编排的这种方式是有保留的,他们从出版社的角度把博尔赫斯的作品按照小说、诗歌、散文来分类。原文不是按照体裁来分的,而是按照发表年份出版的,这样可以让有心的读者和研究者看出作家的创作历程。”
  林一安比较推崇2002年台湾版四卷本《博尔赫斯全集》,“他们是按照原文作品时间的顺序来编排的,可能有人觉得这样不便阅读,其实这种担心大可不必。因为研究博尔赫斯的人可能会发现,他的作品很难划分体裁,墨西哥伟大诗人帕斯就说过,‘他的散文读起来好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是散文。’所以,按照年代编排比较好。”
  提到译文版《博尔赫斯全集》,林一安心里有点不太愉快,“上海译文版没跟我商量,他们自己安排的,不知道是不是按照原著编排呢?我不太同意每个集子分开的做法,博尔赫斯的作品一般的老百姓很难读,从研究的角度说,还是按照原版编排好。博尔赫斯的夫人跟我说过,她最希望按时间编排的方式出版。另外,像王永年等其他译者的译文,我也是花了汗水修改过的。”
  提到今天中国的作家、读者如何来读博尔赫斯?林一安说:“他的创作手法和文学观点上,打破传统,打破时空,这是中国文学界应该借鉴的。现在我们对博尔赫斯的研究还不够,我看有些作家进行了解读,但有些解读看了以后很可笑。”
  谈到博尔赫斯的翻译,林一安称他最欣赏王永年的译文,“他翻译的小说、散文不错”。林一安透露,博尔赫斯本人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他是翻译过《诗经》《红楼梦》的,他夫人告诉我,博尔赫斯很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来中国。”
  翻译家赵振江 博尔赫斯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
  译文版《博尔赫斯全集》中收录了西班牙语翻译家赵振江先生翻译的部分诗歌,以及《马丁·菲耶罗札记》等。
  赵振江认为,博尔赫斯的诗歌哲理性较强,“他的小说和诗歌实际上是异曲同工,是一位充满思辨、哲理性的作家。一般人作家创作根源来自生活,他更多的是来自于博览群书。他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作品里也有中国元素,比如《山海经》里的。”
  赵振江还组织年轻的翻译家翻译了博尔赫斯晚年失明后的一些谈话录和与别人合写的作品,“博尔赫斯后来眼睛看不见了,主要靠说,然后别人会给他记下来,有些作品是记录他跟别人一块儿探讨的,比如对外国文学的评论,以及对阿根廷文学的见解等。”
    本文章是由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整理发布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