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任担当陈纳德将军的翻译 看到陈将军的照片,很激动

日期:2015-09-06 17:00:00    阅读:1611

  北京天译时代英语翻译公司获悉了,9月5日,多位美国飞虎队员及家属参观飞虎队纪念馆。马大任担当陈纳德将军的翻译  看到陈将军的照片,很激动。接下来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给大家讲述一下他们的故事和事迹。
  高高耸立的原中美空军指挥塔,灰墙青瓦的原中美空军联队俱乐部,以及与纪念馆相邻的芷江机场,见证了70多年前那段血与火的峥嵘岁月。“回到这片我们曾经为之战斗过的土地,不仅仅是为了追忆70多年前那段难忘的岁月。时光改变了我们的容颜,梦想却从未改变:昨天和今天,我们都是为了和平而来!”昨日上午,参加第五届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的多位美国飞虎队老战士代表及家属参观了飞虎队纪念馆,回忆起70年前那段血与火的峥嵘岁月,飞虎队历史委员会主席詹姆斯·怀特黑德依然充满激情。
  飞虎队老战士保罗·克劳福德:
  “中国老百姓救了我,我很感谢他们”
  今年91岁的飞虎队老兵保罗·克劳福德坐在轮椅上,戴着一顶印有飞虎队图案的帽子。在修建芷江机场场景复原展示现场,保罗·克劳福德告诉侄子詹姆斯·乔伊娜二世:“数万中国人就是用小推车、大石碾等落后的工具,建起了这个抗战时期盟军在远东地区的第二大机场。”
  保罗·克劳福德于1944年10月在中国成都加入529战斗机中队,负责保护当时担任轰炸日本本土的战略轰炸机B-29的基地,并执行往返西安的一些飞行任务。1945年7月,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克劳福德驾驶的战机被日军击落,他和机组成员跳伞后,幸运地被当地老百姓成功救出,后被安全送至美军基地。“我和他们共同生活了近3个星期,我很感谢他们。我对中国人民的感觉是友好的、温暖的。”
  “很可惜,当时没有记住帮助过我的中国人的名字,因为我当时怕自己被日军俘虏,特意没有记这些名字。”克劳福德说。在采访的最后,这位谦逊的老兵认真地向记者强调:“请记住,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飞机被打下来的不能被称为英雄,把敌军飞机打下来的才是英雄。”
  飞虎队老战士大卫·汤普森:
  “我当年开着P-40战斗机打鬼子”
  抗战时期,中美两国空军飞行员组成的飞虎队,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为赢得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飞虎队纪念馆内,P-40战斗机模型、印有飞虎队队徽的飞行服、老式打字机、一幅幅珍贵的照片等当年的物品和图片,点燃了老战士们尘封已久的记忆。
  “眼前这一切,让我们仿佛回到当年抗战的岁月。”飞虎队老战士大卫·汤普森看到墙上挂着的当年作战地图,激动地指着它向女儿特蕾西·汤普森讲述起自己当年的战斗经历。见到展厅里摆放的P-40战斗机模型时,大卫·汤普森格外激动:“当年我就是开着它打日本鬼子的。”
  91岁的大卫·汤普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在1943年来到中国,当时年仅19岁。一次,他驾机从西安某机场起飞后,不幸被日军击落。他回忆说:“当时我刚刚完成机枪扫射并重新飞上高空,飞机突然被击中,于是我朝西边飞去,尽可能地将飞机靠近共产党八路军所在区域,希望他们能够帮助我逃脱。所幸降落伞在最后关头打开,我落在了柔软的地上,并没有受伤。”
  汤普森说,天黑后中国人救了他。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中,飞虎队队员和中国抗战军民缔结了深厚的情谊。“很遗憾当时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与中国的朋友说声再见。”他说。是中国人救了他的性命。对于能够参加跟飞虎队有关的和平文化节,让他感到非常兴奋。
  陈纳德将军的翻译马大任:
  看到陈将军的照片,很激动
  95岁高龄的马大任,当年曾担任陈纳德将军的翻译,连飞虎队常使用的战机P-40机翼每侧有几挺机枪都知道。看到纪念馆里保存着陈纳德将军的大量照片,马大任显得非常激动,同时也表达出对陈纳德的崇敬之情。这位跟随陈纳德将军转战南北的老人告诉记者,陈将军非常不简单,不仅会开飞机,还很懂军事,常常利用神出鬼没的战术,出其不意地将日本鬼子打得落花流水、惨败而归。“可以说,没有陈纳德将军,就没有飞虎队的威名和它那辉煌的战绩。”
  15岁便加入飞虎队的华裔老兵罗伯特·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当年负责对战机进行维修。“那一年时间里,我们常常看到飞机的残骸散落在眼前,却不得不将还能用的部件拆下、搬走,并安装到其他的飞机上,让我们的战机重新升空对敌。”
  罗伯特·李感慨地说:“中国人民为我们建起了这么好的纪念馆,令人感动。我们虽然不年轻了,但还可以为中美之间的友谊做很多事情,我们愿意不断做下去。”
  飞虎队老战士的儿子亨利·本尼达:
  重温父亲战斗经历
  延续中美人民深厚友谊
  黑色的大理石墙壁,黄色的烫金英文名字。在大厅正中的英烈墙上,镌刻着2193位飞虎队英烈的名字。
  看到墙上昔日牺牲战友的遗像时,几位老兵显得有些黯然神伤,不断陷入沉思当中。保罗·克劳福德指着墙上照片中的一些人与名字对记者说,他认识这些战友。其中一个叫爱德华·莱科特的人就是他的队友,他依稀能回忆起当年一起参加战斗的画面。保罗·克劳福德说:“来到芷江,就是希望能寻找一些当年的记忆,以此缅怀那些血洒长空的战友们。”
  “我们相聚芷江,共同缅怀那些为和平献身的勇士,祈祷和平之福永存……”马大任说。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获悉了,亨利·本尼达是已故飞虎队老战士本尼达的儿子。他告诉记者,这次到中国来不仅是为了重温父亲的战斗经历,更是为了延续战争年代中美人民之间结下的深厚友谊。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