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1181
010-51652333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得知了,北京10月8日电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于今晚北京时间19点准时公布,本次获奖者是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特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ksijevitj)。第一时间连线了作家赵丽宏,他认为纪实文学的时代正在到来,但中国纪实文学作家要想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翻译是关键。

当前位置:翻译公司 > 行业新闻 > 赵丽宏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表示翻译是关键

赵丽宏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表示翻译是关键

发布时间: 2015-10-19 17:34:54 浏览次数: 763

   天译时代北京的翻译公司得知了,北京10月8日电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于今晚北京时间19点准时公布,本次获奖者是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特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ksijevitj)。第一时间连线了作家赵丽宏,他认为纪实文学的时代正在到来,但中国纪实文学作家要想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翻译是关键。
   赵丽宏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此次获奖表明“文学界开始提倡纪实文学,以及对人类与社会开始了更深层的探索。”他直言,纪实文学类似新闻报道,但高于新闻报道,作家须以大量事实为基础,通过高明的论述,表达自己独特的视角与深刻的思想。
   中国不乏优秀的纪实文学作家,但要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却非易事。赵丽宏直言,中国的纪实文学翻译在海外的影响力不够,其主要原因在于翻译,文学翻译堪称“文学的再创作”,译者不仅要有深厚的文字功底,还要能够进入作者的内心深处,与作者产生强烈的共鸣,才能翻译打动人心的作品。因此,中国需重视英语翻译人才的培养,加强对外交流。
  【专家简介】
   赵丽宏:散文家,诗人。1952年生于上海。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著有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等七十余部,有十八卷文集《赵丽宏文学作品》行世。散文集《诗魂》获新时期全国优秀散文集奖,《日晷之影》获首届冰心散文奖。2013年获塞尔维亚斯梅德雷沃金钥匙国际诗歌奖,2014年获上海市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
 1948年出生的阿列克谢耶维奇,毕业于明斯克大学新闻学系。她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纪实文学,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
 近日,随着白俄罗斯作家、记者斯维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广泛流传,读者们开始更加关注她的作品。北京大学出版社外语编辑部主任、俄罗斯文学专家张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位女作家把纪实文学提升到了一个极致的高度 ,但翻译起来却并非易事,“她的作品文字极富魅力,同时有着很强的‘断片’性质,这就要求译者对原作者的创作语境等均有广博的知识”。
  作品翻译不易:“口述”内容多 具有很强“短篇”性质
  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出生于1948年,后毕业于白俄罗斯国立大学新闻系。在创作生涯中,阿列克谢耶维奇擅长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纪实文学,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其作品曾多次获奖。
  针对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张冰认为,其最大的成就就是“纪实性”,以及对“口述史”文学的贡献,“可以说她把纪实文学提升到了一个极致的高度,当然,这和她的记者出身有关”。
  “这种纪实文学或者说报告文学,描述的是生活中真真切切发生的事件。但是从如何向读者展示这些内容,就能看出纪实作家的叙述安排,甚至连她的创作目的都会融入其中。”张冰称。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翻译起来却并非易事。张冰之前也曾翻译过不少俄罗斯作家的作品,对此深有体会,“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的文字极富魅力。但这种纪实性的文学作品翻译起来不是很容易。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等于是很多人口述内容的记录,有着很强的‘断片’性质。”张冰分析道,这就要求译者对原作者的创作语境、书中叙述的事实等都具有广博的知识,同时要有很强的语言能力。
  从这个角度来说,她比较推崇著名翻译家高莽,“在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中有不少对受访者状态的描述,翻译起来都是难点。无论是俄语翻译水平还是汉语功底,高先生都是很出色的,他的译本很完美地传达了原作的意境和内藏的深刻含义”。
  多部作品在国内出版 创作开创了独特的文学体裁
  很多读者并不知道,这个名字读起来稍显陌生的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年前曾到访中国。目前,她在中国出版的著作有《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锌皮娃娃兵》等,广受欢迎。其中,由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翻译的《我是女兵,也是女人》一书也已正式出版。
  在该书后记中,吕宁思提到,阿列克谢耶维奇创作了以《乌托邦的声音》命名的编年史式纪实文学系列,并认为“她实际上是开创了一种独特的文学体裁:政治音律的长篇忏悔录,小人物在其中亲身讲述自己的命运,从小历史中构建出大历史”。
  在吕宁思看来,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发给畅销书的,通常获奖的作品都有着对现实的批判、思考,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就是如此,“尤其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这个时候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她,具有实际意义”。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给了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某种程度上说,确实是对非虚构文学的肯定。但她作品中所有的批判性、对道德意义的阐释可能也正好是诺奖评审委员会所看重的。”吕宁思分析道。
  “对她的获奖,作为同声传译者,我也觉得与有荣焉。之后可能会有更多中国读者看到她的作品。我也希望大家能在阅读过程中,能去多方面的理解她书中表现的深刻的人性。”吕宁思郑重地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