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家车洪才伏案36年获“2014中华文化人物”提名

日期:2015-01-14 16:37:56    阅读:1359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获悉,今年评选主题为“引领文化风尚、塑造时代精神”,将在全球范围内推选10—12位杰出华人文化精英。“中华文化人物”是中国首个专门针对全球华人文化领域的人物评选活动,今年的颁授典礼于2015年1月6日在武汉举行。
  年届80的车洪才以36年的人生长度,信守对国家的承诺,心心念念兢兢业业编纂完成中国第一部《普什图语汉语词典》。一诺千金,难能可贵,而车洪才的慎独精神更显出他治学和道德之高尚。因对中国外语翻译服务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翻译家车洪才获得“2014中华文化人物”提名。
  36年肩负被遗忘的国家任务
  车洪才在44岁的时候,接下普什图语的词典编纂任务,伏案36年,其间默默无名。直到2014年,已经80岁的车洪才,才因为他和他的国家任务,被公众所熟知。
  上世纪70年代中,为了增加中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影响力,国务院召开全国辞书工作会议,决定花10年时间出版160种中外语文词典,其中就包括《普什图语汉语词典》。
  普什图语是阿富汗的官方语言,在比较语言学中被称作“活化石”,新中国成立以来学习这种语言的人不过百。车洪才曾于1959年被外交部选派去阿富汗喀布尔大学学习普什图语,回国后,他先在北京广播学院教书,后去了国际广播电台普什图语组。于是,1978年,商务印书馆把普汉词典的编写任务交给了他。“这是国家给我的任务”车洪才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编纂过程异常艰辛,又没有经费,一切都要车洪才自己想办法。一台从电台借来的普什图语打字机、一本从俄语翻译过来的普什图语词典,他利用印刷厂下脚料切成的13×10厘米的卡片上手写词条,并找来普什图语原文、普什图语波斯语、波斯语英语等多种版本的词典互校。车洪才和他以前的学生宋强民以为“两三年之内”就可完成,一起脱产编写。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政府拒绝承认苏联扶植的卡尔迈勒政权,中阿关系恶化。上级对词典的过问开始减少,只有商务印书馆的编辑每隔大半年会询问一下进度。车洪才两人仍在默默坚持,一个译单词,一个抄卡片。
  1981年,他们整理出10万张卡片,装满了30多个木箱。同年,学院调派车洪才去开设广播电视函授班。1989年,他又被借调外交部,先后派驻巴基斯坦、阿富汗大使馆。2000年,已到退休年龄的他又被学校返聘,培养普什图语本科生。编写工作走走停停间,已经没多少人还记得有一部《普什图语汉语词典》需要编写了。由于立项时没有规定期限、没有人知道要做多长时间,学校、出版社里的人员在多年间已经更换,没人听他的进度汇报,也没人给他安排新的任务,这项任务似乎完全被遗忘了。
  翻译家车洪才获“2014中华文化人物”提名
  《普什图语汉语词典》初稿在2012年基本完成,共计5万个词条、250多万字
  将“承诺”写进人生词典
  也许没有人记得车洪才肩负着一项国家任务,但他自己从来都没忘记。尽管岗位几经变化,车洪才编词典的工作一直没停——只要能腾出时间,他就会继续收集词条、制作卡片。而他谢绝驻巴基斯坦大使挽留,同意借调到阿富汗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词典。
  词典终于要出版,必须先把卡片上的词条输入电脑。由于没有普什图语软件,车洪才只能先输入中文,打印后,再用打字机把普什图语补上去。后来,有了波斯语软件(波斯语有32个字母,比普什图语少8个)、他就用波斯语打,再补上缺失的部分。
  直到2003年,一个阿富汗人发布了普什图语软件,车洪才终于不用一次次“倒手”了。但刚开始使用不太熟练,只要看见他低着头、背着手、叹着气走出房间,妻子就知道准又出问题了。慢慢地,车洪才摸索出了门道,硬是把自己练成了一个电脑高手。
  “挥霍”36年写成的词典,车洪才拿的是每千字80元的稿费。他说,自己不求名不求利,“词典是后世之师,至少影响两三代人。现在物质的东西被提得很露骨,干什么都要讨价还价,在我看来,我拿着国家的工资,就应该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能为国家做点事,就算没白活。”
  本文章是由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整理发布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