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谈中国文学故事什么的值得被翻译

日期:2014-12-31 17:00:00    阅读:1393


  贾平凹被称为“国内被研究得最充分的作家”,相对于他人对贾平凹的研究,贾平凹自己的文论更直接地表明了他对文学的体会和总结。2015年1月,三联书店出版的《贾平凹文论集》即将问世,按照体裁不同,《贾平凹文论集》分为三卷:《关于小说》《关于散文》《访谈》。其中《关于小说》一书,收入了自20世纪70年代末至2014年6月《带灯》获得《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的几十年间,贾平凹关于小说创作的四十余篇文章,体例包括与文学评论家、出版社编辑等人的书信往来,在研讨会上的讲话和获奖时的受奖辞,以及多篇长篇小说的序和跋等。
  接下来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阐述一下贾平凹对文学翻译的探讨经验,贾平凹也表示,就是从这两个问题引发的另外的一些认识。我谈两点,一个是什么样的故事才可能是最富有中国特色的故事?再一个是从中国故事里可以看到政治又如何在政治的故事里看到中国真正的文学?
  一、什么样的故事才可能是最富有中国特色的故事?
  在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里,最著名的是《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国人历来认为,最能代表中国的,文学性最高的是《红楼梦》。它是中国的百科全书,是体现中国文化的标本,它人与事都写得丰厚饱满,批判不露声色,叙述蕴籍从容,语言炉火纯青,最大程度地传导了中国人的精神和气息。
  从读者来看,社会的中下层人群是喜欢读《水浒》的,中上层人群尤其知识分子更喜欢读《红楼梦》。我在少年时第一次读《红楼梦》,大部分篇章是看不懂的,青年时再读,虽读得有兴趣,许多地方仍是跳着读,到了中年以后,《红楼梦》就读得满口留香。
  在中国现代文学中,中国人推崇鲁迅,鲁迅作品中充满了批判精神,而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人在推崇鲁迅外也推崇起了沈从文,喜欢他作品中的更浓的中国气派和味道。从中国文学的历史上看,历来有两种流派,或者说有两种作家和作品,我不愿意把它们分为什么主义,我作个比喻,把它们分为阳与阴,也就是火与水。火是奔放的,热烈的,它燃烧起来,火焰多发,色彩夺目。而水是内敛的,柔软的,它流动起来,细波密纹,从容不迫,越流得深沉越显得平静。火容易引人走近,为之兴奋,但一旦亲近水了,水更有诱惑,魅力久远。
  火与水的两种形态的文学,构成了整个中国文学史,它们分别都产生过伟大作品。从研究和阅读的角度看,当社会处于革命期,火一类的作品易于接受和欢迎,而社会革命期后,水一类的作品却得以长远流传。中华民族是阴柔的民族,它的文化使中国人思维象形化,讲究虚白空间化,使中国人的性格趋于含蓄、内敛、忍耐,所以说,水一类的作品更适宜体现中国的特色,仅从水一类文学作家总是文体家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而历来也公认这一类作品的文学性要高一些。
  二、从中国故事里可以看到政治,又如何在政治的故事里看到中国真正的文学?
  基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国文学的批判精神历来是强烈的。先是“文化大革命”之后,批判“文化大革命”中和“文化大革命”以前政治的种种不人道的黑暗的残暴的东西,再是在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之后,批判社会腐败、荒唐以及人性中的种种丑恶的东西。曾经,长期以来,中国文学里的政治成分、宣传成分太多,当我们在挣扎着、反抗着、批判着这些东西时,我们又或多或少地以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模式来挣扎着反抗着批判着,从而影响了文学的品格品质。
  这种情况当然在改变着,中国国内的文学界和读者群也不满这种现象,在努力创作着具有深刻的批判精神,又是从社会现实生活中萌生的有地气的有气味和温度的具有文学品格的作品,而不再欣赏一些从理念出发编造的故事,虽然那些故事离奇热闹,但它散发的是一种虚假和矫情。我的意思是,中国当代文学在这几十年里,几乎是全面地学习着西方,甚或在模仿,而到了今天,这种学习甚至模仿可以说毕业了,它正在形成和圆满着自己的品格和形象。
  那么,到了现在,如果从一个外人的眼光看,是要看到中国故事中的政治成分、宣传成分,是要看到中国文学中所批判的那些黑暗的,落后的,凶残的,丑恶的东西,但更需要看到在这种政治的、宣传的、批判黑暗的、落后的、丑恶的中,发现品鉴出真正属于文学的东西,真正具有文学品格的作家和作品。
  据我所知,这十多年来,中国的文学作品被翻译了不少,包括中国的电影、电视等艺术门类也有相当多的作品被介绍出去,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了中国,了解了中国,关注了中国。而我想,我们不但需要让世界上什么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历史、体制,更应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中国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真实的中国社会基层的人是怎样个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普通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干什么,想什么,向往什么。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深入地细致地看清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在这样的作品里鉴别优秀的,它的故事足以体现真正的中国,体现出中国文学的高度几何和意义大小。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获悉了解到,贾平凹认为,中国人主要民族是汉族,“汉”字如果用繁字体写,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人身上绑捆了好几道绳索,这就是说这个民族受束缚的东西多,说话常不用肯定语,但他的含义都在口,我的发言也可能是这样。我在开头时说过,我因长期生活和写作于中国西部城市西安,我的性格多少有些自闭,使我不爱走动和乏于交际,更不善言辞,又说的不是中国普通话,我不知道我的观点说清了没有,口音是否听得懂,实在抱歉,望多多包涵。
  本文是由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整理发布的。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