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介绍学术翻译服务

日期:2014-10-20 17:00:00    阅读:1495


  目前,学术翻译很不容易出现精品,怎样从对学术理论的翻译、引进从较低的级别升到较高的级别为文明之间的对话。在10月18日主办的“人文与社会译丛”出版百种纪念座谈会暨“理论研读与文明对话”研讨会上,这几个话题成为与会者讨论的热点。那接下来,简单介绍一下学术翻译服务行业。  
  与会学者表示,翻译特别是学术翻译是沟通文明的重要途径之一;盲目崇拜、追随某些西方学术理论的学风并不可取,中国学者需要以批判、审视的态度面对来自西方的学术理论,更需要基于本土经验提出经得起实践检验的理论,从而与其展开平等对话。
  翻译时强作解人,造成的恶果将是“毁书不倦”。一些学者表示,翻译学术著作应当有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其要有一颗虔诚的心。
  自近代以来,一代代学者将学术理论名著的翻译视作了解人类文化精华、开创本土理论的必要条件之一加以重视,从而推出了一系列翻译精品,如“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马克思主义理论经典著作的中译本等,均为高质量的中译作代表。这些译作嘉惠学林,滋养了数代学者。
  学术翻译工作,是理论构建的准备性工作,是文化交流等的必要条件。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表示,翻译、引进西方理论对于激发我们的思想、理论兴趣的作用不言而喻;中西交流为目前东西文化交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交流为文明发展不可缺少的条件之一,故而需要在文明发展的高度认识学术翻译的重要性。
  然而,近年来一批学术理论著作的译本因质量低下而颇受诟病,如翻译错误迭出,一些原本明白晓畅的著作译作中文却晦涩难懂。种种弊病折射了学术翻译所遭遇的困难。多位学者疾呼,学术理论名著的翻译质量应受到重视。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彭刚等人表示,将翻译作品列入科研成果的高校和科研机构还相对较少;而且,合适的译者难以找到。理想的译者,不仅要通晓外文特别是原著作者所用的文字,中文水平也需要过硬,特别是要全面了解原著作者的学说体系,否则必然会强作解人;而且,还要有字斟句酌、一丝不苟的态度。
  在专业分化越加细致的今天,学术著作的生产规模空前庞大,既为学术著作的翻译出版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资源,也为遴选具体的作品带来了极大困难。而一些出版机构出于商业目的捷足先登,“抢”走了书,但是他们往往不会精心选择好的译者。
  此外,一些作品出现不止一两个译本,而大量一流著作则由于各种原因“无人问津”,特别是在中世纪历史等领域都相对冷清,即使是学术名著的译本也寥寥无几。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赵国新称,如有关拜占庭历史、西班牙内战等的史学著作之中不乏文笔精彩、材料新颖而丰富的作品,但这些著作目前还都未有中译本。
  西方学术理论纷繁复杂、波澜变幻。面对这些学术潮流,我国学者不应盲目追随、崇拜和不加辨析地消费、运用,而应看到波浪之下更为深层的内容;同时,不要抛弃自己的文化传统,只有基于本土的问题和语境、以自身的视角提出新的理论,才能与西方的学术理论展开平等的对话。
  北京天译时代翻译公司表示,一些学者在运用西方学术理论时有一种值得警惕的倾向,即不注意理论的适用性而对某种理论的生搬硬套。对理论机械地搬用,造成的恶果是“用一个理论毁一个”。他认为,理论仅为观察问题的视角,在文学批评等领域,对理论较高明的运用,是论著的每一处均带有理论的深度,而非刻意而机械地套用某种理论。
  “在学术交流如此频繁的当今,如果某些中国学者在跟国际同行面对面时,还只是毫无新意地去对人家讲,人家的学术界都出现过哪些理论,而自己又对那些理论何等五体投地,那也实在太缺乏原创性和反省精神了。”清华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刘东表示,在“人文与社会译丛”出版百种的节点上,我们应当领会到,对于中国本土经验的分量,无论如何都应能摆得更正一些了。
  北京天译时代也表示,“我们已经逐渐具备了这种可能,既基于自己的丰富生活经验,也基于自己对西方理论的了解,还基于它自身的脉络与长短, 同时,我们还要尝试提出更适合解释本土现象的理论。由于其原本就脱生于中国的经验中,会具有更强的解释力和包容性。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