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极缺翻译专业人才行业缺口高达六成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4627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近日在《环球时报》撰文说,他下决心改行离开科学界、投身新闻界,始于他在1982年夏天一次尴尬的翻译体验。他没能翻译好印度驻华大使给钱三强教授的致辞。

  殊不知,他做不好翻译是正常的,因为翻译是个专业活儿,并非是懂外语的就会翻译。而这是很多中国人的误解。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院长柴明颎说,翻译专业和外语专业不能划等号,是两个既相关但又不同的专业,同时,专业翻译工作者就像医生一样,提供的是专业服务,有专业操守,也需要专业付费。

  懂外语不等于会翻译

  外语学习是以听说读写为主,学习的是语言表述能力,表达的是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而翻译不是这样。这里提及的翻译,主要指的是非文学翻译,比如外交、外事、科技、商务、投资、法律等专业翻译。这些翻译有一定的行业规律,有使用的特定场合,以及一定的文本格式。柴院长介绍说,专业翻译的这些能力必须建立在完善外语能力的基础上,都是可培养的。外语专业不等于翻译专业。前者要学会听懂看懂,后者则是在看懂听懂的基础上,用另一种语言表述出来,而表述的是原文本或原语言的内容,不是自己的思想。外语专业和翻译专业的培养目标不同、教学内容不同、教学方法不同、师资也不同。

  据柴院长介绍,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专业翻译教育和翻译服务还刚刚起步,需要教育内部人士的共识,也就是说,不要再把外语和翻译混同看待,它俩有关,但不是合为一体的专业。中国长期以来进行的主要是外语教育,而专业翻译的要求更高,需要做到翻译者不能自说自话,不能进行再创造。中国一些翻译者经常会出的问题就是,认为自己有更好的译法,而不愿意遵循服务对象的行规和行业用语。究其原因,始于我们在外语翻译课上长期使用的是文学翻译。这方面,就曾出现我们翻译的专业文本被国际组织打回的案例。举个例子,国际粮农组织阐述食品安全的文件,在翻译时,需要用到的一些词是有固定专业术语的,需要表达清楚行业行话。而国际组织在收到翻译文稿后,很快就能做出这份文稿是否在讲行话的判断。如果讲的是外行话,语言没错,也是不能被采用的。

  请翻译不是买白菜

  在中国,经常出现的一种情况是请翻译就跟买白菜一样,货比三家,然后挑价廉者下手。对此,柴院长说,如今的中国社会还没有把翻译看成是一项专业服务。而专业翻译就像医生一样,是专业服务,来不得半点掺假。懂点外语就做翻译,很可能就会出差错,使翻译成本增加。修补劣质译文意味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还可能损及形象和声誉。

  中国翻译协会的网站上,有一篇文章专门对翻译服务的购买标准进行了简单说明:一是原稿是一份合同、使用手册、服药说明、销售宣传单、一组网页,还是一份财务报告?二是译者所需的专业知识。谙熟医学技术的译者未必精通财务、可持续发展或等离子熔合等方面资料的翻译。三是目标读者是少年网游爱好者、遗传学研究人员,还是专利代理人?四是翻译的目的是想了解这份文件的大概内容,还是需要对翻译进行精雕细琢。五是目标语言的地区差异。比如你的读者是在美国西部蒙特雷地区的墨西哥人,还是在西班牙塞维利亚地区的西班牙人?虽然他们都讲西班牙语,但用的是不一样的西班牙语。

  同时,专业服务也意味着专业定价、专业费用,并需要给予充足的时间。中国常出现交给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让在多少时间内赶工完成的现象,这在国际组织中很少出现。柴院长介绍,比如联合国的翻译有着标准的工作量,一名笔译一天工作量是5页A4纸文稿,总字数约为1600-1700英文单词。然后,按照这个工作量给予翻译人员相应的时间。

  在中国,让人尴尬的情况还有,在翻译结束后,某位相关人员突然想起要改几个字,然后要求半天或一天后交稿。但事实上,翻译人员所要完成的并非是修改相应的几个字,而需要重新通读文章或书籍,把涉及到的不合理的地方都改掉。

  柴院长说,中国越来越变得国际化,翻译肯定少不了。如果真的想走出去,中国人就得用专业化的目光来看待翻译。这一点,用国际上的话讲,就是为了保证你所讲的话和你写的东西,使你的讲话对象明白,你就要用专业翻译,并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做这件事。

  人才缺失导致信息流失

  翻译教育在中国发展的时间并不长,从1979年联合国翻译培训部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创办以来,迄今不过30多年。国家设定的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2007年才开始招生,第一批招生院校仅有15所。到现在,从翻译专业毕业的专业人才,只有千人左右。同时,由于以前没有翻译专业,师资严重匮乏,还存在老师自身经历、经验不足等情况,所以一些成功开展专业翻译教学的院校每年都在进行师资培训。根据中国翻译协会2009年的数据,全国翻译职业从业人员超过50万,专业翻译公司有3000多家,但真正受过专业训练的翻译人员很少,高水平的翻译人才大约只占总数的5%,甚至更少。我国翻译人才缺口高达60%,翻译人才匮乏且参差不齐,无法准确、及时消化国际间包括经济和科技信息在内的巨大信息流,将导致中国失去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另一方面,中国在迅速向前发展,国际交往的加强对翻译工作提出更多、更严格的要求。日前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在中国举行的年度论坛上,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秘书长马丁·弗斯奈指出,翻译服务与经济活动的强度密切相关。随着中国的崛起,作为制造品出口大国,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往来会更加紧密。而作为能源进口大国,中国对中东、中亚、非洲和南美等地区的能源和矿产更加依赖,因此,中国大学需要更多的语言翻译专业。弗斯奈教授还提出一个概念——“翻译地理学”。他认为,英语之外的语言的翻译吸引力和潜力,取决于使用该语言的国家的经济实力。这句话对中国的意义不言自明。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