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全集》全部翻译花80年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3182

历经半个世纪的坎坷,几代学人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

《黑格尔全集》中文版将面世

京郊的一所老年公寓,成了梁志学的清静乐土。吃饭到食堂解决,不用打扫卫生,也不用换洗床单;他每天的生活就是捧着一本厚重的黑格尔哲学原著,坐在桌前铺开稿纸,或翻译,或校对。在外人眼中,这样的日子是枯燥而乏味的,但梁志学却乐在其中。作为德国古典哲学翻译家,他早已把自己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投入到翻译黑格尔著作的工作中去。

现在,梁志学的工作成果终于要向世人公布了。今年8月,商务印书馆将推出《黑格尔全集》首批译作共两部。随着这批译作的面世,曾经是几代读者梦想的《黑格尔全集》中文版的翻译工程,也即将揭开神秘的面纱。

为圆梦,青年熬成老人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黑格尔全集》中文版的出版就像是圆了一个多年的梦。有学者指出,此前在亚洲,日本和越南等国都出版过《黑格尔全集》,但国内却迟迟不见这部著作出版,这几乎已经成了国内学术界和出版界的一个心病。

其实早在1962年,商务印书馆就曾打算编译《黑格尔全集》。今年已80岁的梁志学回忆说:“当年,全国有20多位从事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学者参与了那个项目,牵头人就是我的老师贺麟,他当时60岁,而我只是一个31岁的小伙子。”但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特殊时期,这个宏大的学术计划最终化为了泡影。

时光流转,翻译出版《黑格尔全集》的梦想还在延续。据梁志学介绍,有关出版《黑格尔全集》的会议曾于1981年和1982年在人民大会堂开过两次,随后还成立了由20多人组成的《黑格尔全集》编委会,当时80岁的贺麟先生曾任编委会名誉主任委员。然而因为种种原因,直到1987年编委会解散,也没有一本书翻译面世。

此后又过去了20多年,梁志学已变成了满头华发的老人。其间,他不断向其所在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呼吁,希望能够重新启动《黑格尔全集》的翻译计划。他摆出自己的理由:“贺麟先生虽然已经在1992年去世,但我们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40岁以上搞德国古典哲学的还有6个人。可以正好趁这个机会出成果、出人才。”

2005年10月,出版《黑格尔全集》的计划终于再次展开。2006年1月,该项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立项,并获得了100万元的经费。由梁志学主持的12人黑格尔课题组也随之组成。几代中国学人的梦想这才重又照进现实。

 

完成全部翻译要花80年

此次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黑格尔全集》,其版本翻译自北莱茵-威斯特伐伦科学院编辑的历史考订版。该版本的《黑格尔全集》分为三辑:第一辑是著作集,全部是黑格尔在世时发表的作品和未发表的手稿;第二辑是讲演集,以他的学生们的听课笔记为主;第三辑是书信集。

梁志学说:“这个版本很有特点,首先,它编入的手稿与口授笔录共13篇,是迄今为止最齐全的。其次,它在辨认原稿、考订字句和编辑加工方面做得最准确。”该全集从1968年开始编辑,到目前为止著作集已编辑出版了22卷,讲演集编辑了17卷,书信集还未编辑,全集将继续编辑下去。而按照国内的计划,其中文版将以“翻译一部,出版一部”的方式陆续完成,而这也正是遵循了其他国家出版历史考订版《黑格尔全集》的传统做法。

此前,商务印书馆曾在其著名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陆续出版过《逻辑学》、《美学》、《精神现象学》等重要的黑格尔著作,但梁志学却表示,《黑格尔全集》的首批译作将是中国人从未见过的黑格尔作品。对此,他的解释有些狂放:“我不吃别人嚼过的馒头。”

据了解,此次面世的两部新书,一部名为《黑格尔著作集(第10卷)》,其中有黑格尔1808年至1816年在纽伦堡高级中学执教时的教程,以及他作为这所高级中学的校长所发表的讲话。另一部名为《黑格尔著作集(第17卷)》,该书收入了黑格尔1821年首次讲授宗教哲学时的演讲手稿。

翻译体量如此庞大的《黑格尔全集》,对于学者们来说并非易事。按照梁志学的计划,2013年底,他和同事们将完成其中6部作品的翻译出版工作。“光是22卷的《黑格尔著作集》,预计就要耗时20年才能完成,而整套《黑格尔全集》的翻译工作,预计得花费80年。”他语重心长地说,“这需要几代人共同努力。”

 

让黑格尔说汉语,太难了

翻译《黑格尔全集》,让所有译者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艰难”。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户晓辉负责翻译了《黑格尔著作集(第10卷)》中三分之一的内容,在他看来:“让黑格尔用汉语说话太难了。”这位45岁的学者解释说,“黑格尔的有些手稿写得并不完整,语法也并未遵守语法规范,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不断请教梁老师。”

35岁的张东辉是湖南科技大学哲学系讲师,他翻译了《黑格尔著作集(第10卷)》其他三分之二的部分。“德语难,德国古典哲学就更难了,尤其是黑格尔对德语的运用非常晦涩、难懂。”张东辉说,黑格尔的每一句话完全可以从不同方向去理解。“我每翻译一句话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不留神就译错了。”

其实,梁志学还有另外一个梦想,就是通过翻译出版《黑格尔全集》,培养出一支高水平的德国哲学翻译队伍。他打算干到84岁,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年轻人去完成;可是现在他却不放心,因为“如今能翻译黑格尔著作的人才,全国加一块儿也不过才十几人。”

但是,年轻学者却有着和老人截然不同的想法。户晓辉说:“我不可能像梁老师那样死心塌地。我还想写自己的书,我不甘心全部做翻译。”对于他们来说,经济收入可能是个十分现实的问题。户晓辉透露说,他翻译《黑格尔全集》所能获得的稿费,大约只有千字80元。而张东辉也很坦率:“时代不同了,如果像梁老师那样投入,我不可能养家糊口。”

面对学术界青黄不接的现状,翻译出版《黑格尔全集》这一宏大的计划能否最终完成,似乎还深藏着很大的隐忧。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