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时代的逝去,我们的思考

日期:2016-02-04 09:30:00    阅读:877

一代翻译大家草婴的病逝让我们深感惋惜,草婴者,原名盛峻峰,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是中国第一位肖洛霍夫作品翻译家,其本人是托尔斯泰的忠实读者,独自一人完成了《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翻译工作。曾任上海翻译家协会会长、中国译协副会长、中国译协名誉理事、俄罗斯作家协会名誉会员……

草婴先生的作品深深的感染了中国的一代人,其翻译的作品和翻译风格更是一个翻译时代的象征。在他的那个时代,翻译是一项让人敬仰的职业,他可以用20多个春秋来专注的翻译《托尔斯泰小说集》,这份执着、信仰不得不让我们为之感叹,这是专属于他们那个时代所有翻译家的风格和荣耀。

草婴获得翻译终身成就奖

(此图为:草婴获得翻译终身成就奖)

如今的翻译行业已不再像是草婴时代那种,专注、严谨、视翻译如传承的年代,浮躁的社会所带来的弊端也随之浮现,现在的出版社需要的是2个月翻译出一部经典作品,对比草婴的《托尔斯泰小说全集》不论内行、外行,都知道这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就算翻译出来也只是残次品,更不用说翻译大家压根不会去接这种工作了,其翻译的质量可想而知。

浮躁的社会使得我们“阅读”的行为越来越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阅读这种行为越来越少,逐渐演变成为了一种“任务式”的完成。在小编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还有相当一部分同龄小孩非常喜欢看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课业的增多,看书也不再是看课本和自己喜欢的著作,而渐渐的只剩下了课本。

阅读的减少意味着整个实体文学读物的落寞,翻译的著作就更是门可罗雀了。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阅读的减少所造成的隐患是无穷的,阅读的减少小者会让个人的素质低下,大者则会导致整个中华文化五千年的文明渐渐断层。值得庆幸的是,在80年代后期至00年代初期人们已经逐步的发现并开始改变。

文学在普通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用,它不能够为你升职、加薪、赚钱,但文学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传承,人的道德、教养、心灵无一不与它有着密切的关系或许你并没有发现文学为我们带来的好处,那么我会告诉你,看看莫言吧,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国内的文学会让我们继承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而国外的文学会让我们意识到自身文明中的缺失,让我们能够将自己打造的更完美。

翻译是一个严肃的事情,尤其是文学翻译,天译时代北京翻译公司希望我们的身边不会再次有两个月翻译的著作出现,一位翻译大家的去世引起了我们的思考,对待文学,我们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

推荐阅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