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翻译家,胜似翻译家

日期:2009-10-15 10:20:35    阅读:1901

  殷夫(白莽)是一位革命诗人。1910年6月11日出生于浙江象山。1931年2月7日深夜被国民党秘密杀害。牺牲时尚不足21岁。殷夫是位铁骨铮铮的革命英雄,是“左联五烈士”之一。鲁迅先生在为“左联五烈士”所作的悼文中悲愤地写道:“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有一首著名的诗作《自由与爱情》,于1929年被这位“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殷夫翻译了过来。殷夫虽不是职业翻译家,但是他的译作,却达到了极高的水准,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精品,在人民群众中广泛流传。他不是翻译家,胜似翻译家。

  这里是两个中译本:

  自由与爱情,/我需要这两样。/为了爱情,/我牺牲我的生命,/为了自由,/我又牺牲了我的爱情。(兴万生译)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殷夫译)

  请看,兴万生译文是典型的传统的所谓“忠实”译文。说它忠实,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忠实,即内容和表达跟原文的逼真程度。近百年来,我国传统翻译观念一直认为,翻译就是忠实地传达原作的内容和形式,“要把原作的内容确切地完全表达出来,无改变或歪曲的现象,无增添或删削的现象,无遗漏或阉割的现象。”这就是说,由于翻译受制于原文,否定译者的创造个性。这种无个性的译文,是苍白的译文。

  而殷夫的译文却恰恰相反,也曾有人批评说它不是翻译,更不是成功的翻译。然而,我们则认为,它是“忠实”翻译观的典型范例。不过,这种忠实,是更高意义上的忠实,是“遗貌取神”的忠实,可以称“精神耦合”,从这个角度而言,殷夫的译文应该是最“忠实”的。他的译诗朗朗上口,老幼能吟,此等诗作绝非一般译者所为。殷夫是以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一个追求自由的不羁的灵魂。殷夫译此诗有着深刻的个体生命体验、个人情感和思想在内,也就是说,他的诗作是用他的生命,他的灵魂,他的精神熔铸而成。因此才使他的诗作具有了生动鲜明的形象和更高的艺术价值。

  就翻译的本质而言,殷夫的译文不是原文的附属,而是独立的译品;不是原文的模仿,而是再创造的艺术品;不是原文的奴隶,而是主人。它充分体现了译者作为翻译主体的创造性行为。殷夫的译文可以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具有欣赏价值的艺术作品。

  殷夫的《自由与爱情》的译作,在我国翻译界早已作为一个“样板”,广为传颂。

天译时代市场部
推荐阅读内容